這幾天晚上,我都窩在房間裡看著薰拿回來的日劇。

為什麼會有這一套日劇呢?據說是薰的一個委託人因為無法付齊講好
的酬勞,於是把收藏多年的日劇讓給薰抵債。

薰是這麼說的,他向客戶保證一年內會把東西保管好,歡迎她隨時來
贖回去。然後問我要不要拿去看看再還他。

我當然說要看了。

因為這是以前在電視上播出時我一直沒機會全部看到的「白色巨塔」


我以前看過的是第二部,當時大部分的人都覺得唐澤壽明以及其他演
員的演出非常精湛,並且引起相當大的迴響及討論,不過我對「白色
巨塔」裡詮釋大學當中醜陋的權力鬥爭的橋段卻有很深的感觸。

我本來就對大學裡教授和研究生之間結黨結派深感不以為然,當時在
看過「白色巨塔」第二部之後,漸漸的斷了想留在大學裡的念頭。

看完整部連續劇後,我把它還給薰。

「好看嗎?」他問。

「嗯,好看。謝謝你,不然我可能沒機會從頭看完這一部經典日劇。


「你看完之後會不會對學術單位失望?」

「會啊……,咦?難道你也有這種感覺嗎?」我有點吃驚。

「沒有啦,只是我認識的人曾跟我說過他有這種感覺。」薰回答。

本來我想問薰說的人是誰,但是馬上說服自己忍住不問了,因為我看
到薰的眼底似乎掠過了一抹哀傷。

撇開薰的真實身份不談(雖然我也不清楚他的真實身份以及為何會有
這樣的身體),以大多數人的眼光來看,薰年輕且外貌清秀,加上有
時開朗活潑有時略帶憂鬱的氣質,可能是同時受男性和女性歡迎的類
型也說不定。

不好意思,我無意以外表來評斷自己的室友,但在這個以貌取人為主
流的世界,薰無疑是得天獨厚的類型,然而他卻做著大多數人不會去
從事的便利屋工作,或者換一個說法,薰做的是類似P.A.(私人演員
)的工作。

有人給他錢,請他扮演情人與對方分手,事成之後他拿到酬勞,客戶
另外追尋自己的幸福(至少目前看來是如此)。聽起來似乎沒什麼不
好,但我總覺得這好像不是能做一輩子的工作,薰對自己的工作不知
道抱持著怎樣的看法呢?

話說回來,我自己當SOHO族的情況到目前為止也不太順利,若非薰
上次介紹的工作,我可能連租房子都快成問題了,似乎也不太有資格
去批評薰的工作如何如何。

這一天,我發現自己埋首做的智慧型寵物鼠的計畫有了顯著的進展,
於是想找小孩子來試試看,卻發現根本沒認識什麼熟人有小孩子可以
幫我測試的時候,不禁嘆了口氣。

這時薰來敲我的房門,我趕緊去開門,他端在手上的是熱可可和蛋糕


不等我發出疑問,薰說:「這是我一個開蛋糕店的客戶送的,你願不
願意嘗一嘗?」

薰總是這樣,為了怕我覺得自己老是白吃白喝他拿回家的東西,總是
用好像拜託我嘗味道的語氣問我。

我對他說:「謝謝,你先放在客廳就好了,我收拾一下就到客廳去。


在拔掉寵物鼠小唧身上的排線時,我靈光一閃,把它也帶到客廳去。

我把小唧放在客廳的茶几上,讓它正對著薰,打開開關。

薰問我說:「怎麼了?要展示小唧的功能給我看嗎?」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都有,其實我還想……。」

這時小唧的黑色眼珠盯著薰看,然後說:「這位大哥哥你好,我是小
唧,是伊集院叔叔製造出來的智慧型寵物鼠,請多多指教。」

我在心裡反駁:『不是這樣的吧?為什麼薰是大哥哥,我就是叔叔呢
?』

沒想到薰用雙手捧起了小唧看了看,對我說:「好可愛的寵物鼠,你
最近的研究工作應該很順利吧?」

我抓抓頭:「算還不錯啦,但是現在想找小孩子做測試,卻發現沒有
認識的人有小孩可以幫忙。」

「是嗎?如果你信得過我的話,我可以幫你介紹有小孩的家庭來做測
試。」

「真的嗎?那就麻煩你了。這兩天我會把使用說明書趕出來,再告訴
你要請對方幫忙的細節。」我原本只是抱著姑且一試的的心態問問看
,沒想到薰真的願意幫忙。

此外,薰似乎很喜歡小唧,在我吃完蛋糕到廚房洗杯盤時,他還一直
跟小唧玩,簡直像一個大孩子。

就在這時,我心裡產生了「就一直這樣過日子下去也不壞」的想法…
…。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