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我出院了,是薰來接我出院的。

薰還帶來一個勉強算是好消息的消息,被我一拳打昏的傢伙送醫後目
前沒有大礙,由於其他在場的人都有打昏他的嫌疑,故這件事情正朝
不了了之的方向解決中。

本來接受了薰這些幫忙和讓我接受健康檢查的好意,出院後請他吃頓
飯也是應該的,但他能夠吃什麼我並不清楚,於是便問他那天在料亭
裡點的是什麼湯。

薰淡淡的表示他以前發生過一場意外,導致內臟功能有受損,除了藉
由電能轉為化學能的方式來補充身體的能量之外,其他所需營養只能
藉由特製的流質食物來吸收。

「所以你才會拜託料亭的老闆做特別的湯讓你補充營養嗎?」我聽完
之後問道。

「是的。」

我接著又問道:「那……難道你的四肢也是因為那場意外而……。」

話還沒說完,看到薰的臉色有異樣,我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觸及了別人
的隱私,要改口卻是來不及了。

「對不起!我太多嘴了,請原諒我!」我慎重的鞠躬道歉。

「沒關係,我不介意。」薰用雙手將我扶起。

「薰……。」儘管他嘴上說不介意,但我看到他眼中無法隱藏的哀傷


「我真的沒事。」他停了一下又繼續說:「你說的沒錯,因為那場嚴
重的意外,我裝上了機械的義肢,變成現在的樣子。」

「這樣完美的義肢是一個特別的人幫我裝上的,他……真的很特別…
…我…很感激他……只不過……。」淚水由薰的眼底溢出,順著臉頰
滑落。

「不要再說了,薰。」薰突如其來的淚水讓我嚇到了,我情不自禁的
抱住他的肩膀:「我們先回家好嗎?對不起,我真的沒有害你難過的
意思。」

「不,是我自己失態了。」薰趕緊擦拭淚水,這時我意識到四周有奇
怪的目光看著我們。

「看,一個男人靠在另一個男人身邊哭耶。」耳邊傳來這樣的竊竊私
語。

「不是吧,好像是那個男的把那個女的弄哭了。」還有這樣的言論。

「男的啦,八成是同志間的愛情糾紛吧。」這樣亂七八糟的猜測也有


為了不再繼續接受這些無聊路人的指指點點,我拉著薰快步的走離剛
剛談話的地方,而薰也意識到稍早的尷尬情況,開始拉著我奔跑。

跑了一大段路後,我先停了下來:「薰,休息一下,我沒辦法繼續跑
了,這裡應該沒關係了。」

我發現薰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他可能也無法做長時間的激烈運動吧


「抱歉,剛剛造成你的困擾了。」薰道歉的靦腆樣子非常可愛。

「薰,你覺不覺得我們今天好像在輪流道歉嗎?」我故意側著頭從旁
邊看著薰低下頭的樣子。

薰被我逗的笑了出來:「未央,那你要說我們扯平了嗎?」

「沒錯!走吧,我們回家去!」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