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這天上民俗學概論時,小暮副教授走到俊彥的座位前輕輕的敲了敲桌
子,半夢半醒的俊彥才清醒過來。

「是!老師,請問問題是?」以為被點到回答問題的俊彥趕緊起立。

「我剛剛沒有提問題,倒是你昨晚熬夜了?」小暮老師溫柔的問道。

「不…是,是,我熬夜了。」俊彥不好意思的搔搔頭,全班哄笑。

「真的很想睡就去洗把臉吧,我不會介意。」

「謝謝老師。」

風間低著頭快步走出教室,趕緊到洗手台用清水潑了潑臉,正當他找
不到東西擦臉時,旁邊有人遞上了一條帶有淡淡香氣的手帕。

「不嫌棄的話,請拿去用吧。」

聽到這個遞上手帕的女孩子的聲音,俊彥驚訝的抬頭:「芙蓉,你怎
麼會在這裡?」

「我在這裡會很奇怪嗎?我也有修民俗學概論啊。」

「不,我是指你為什麼會在教室外面?」俊彥把臉擦乾了,卻不知道
是不是該把手帕直接還給芙蓉,只好先拿在手裡。

「當然是剛剛才到學校的關係囉,俊彥你呢?」

俊彥當然不好意思說是因為上課打瞌睡被老師叫醒才跑來洗臉,只好
趕快轉移話題:「這手帕,我回家用肥皂洗乾淨再還你。」

「你想留著也沒關係,我還有很多手帕呢。」芙蓉露出微笑。

聽到這樣的回答俊彥覺得臉頰有點熱熱的:「問題不在這裡啦,總之
,手帕我一定會洗乾淨還你的,現在我們還是趕快進教室吧!」

回到教室繼續上課時,俊彥伸手到口袋裡摸了摸剛剛芙蓉給他的手帕
,心想,為什麼芙蓉會說出要他留著手帕的話呢?好不容易回過神,
卻發現老師已經講了好幾頁的課,看來下課之後又得趕快去借筆記來
抄了。

回過神的俊彥趕緊抄著黑板上的筆記,到離下課五分鐘的時候,小暮
老師發回上次的作業,俊彥拿回作業紙一看,才得了個七十幾分。不
過他心裡明白,這種要查資料的申論型作業,趕在最後一晚才寫,老
師給他七十幾分已經算不錯了。

下課之後,俊彥想找芙蓉說說話,卻發現她四周圍了一群人,清一色
是男生。

「歐陽同學,我的筆記抄的最詳細了,借你抄幾天都沒關係。」小早
川聖人說道。

「詳細有什麼用?你是連老師講的笑話都抄下來了吧?我抄的才是重
點,歐陽同學,我的借你。」長谷川直樹的語氣略帶諷刺。

「你們兩個都別吵了,我的筆記才是高分的保證,你們看,上次的作
業我可是拿九十分呢。」大道寺優第一句話聽起來像是作和事佬,但
後面果然還是在爭取出線的機會。

俊彥當然知道芙蓉在社會系很受歡迎,但是看到這種一觸即發的情況
還是不免有點擔心。

也不是他不想上前幫芙蓉解圍,只是他知道在這種情況下,硬要擠進
去插上幾句話,包準有無窮的後患。

「謝謝各位的幫忙,這樣好了,小早川同學、長谷川同學、大道寺同
學,你們三位的筆記都借我帶回家抄寫,不知道這樣可以嗎?」

「可以,當然可以!」三個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回答,然後驚訝的看
了另外兩個人一眼。

見到這個情景的俊彥很想笑出來,不過還是忍了回去,正想收拾書包
趕快閃人之際,芙蓉拿著課本和借到的筆記走過他的座位,迅速的遞
了一張紙條。

『等下我們一起找地方整理筆記吧,此外,有新工作了』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