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透過薰的介紹,智慧型寵物鼠的測試相當順利,我到早慶大向廠
商做過簡報後,總共領到了五十萬的研究津貼。

五十萬乍聽之下好像是不小的數目,但其實就目前日本的物價而言,
五十萬扣除房租、大樓管理費、水電費等必要費用,剩下能自由花用
的部分其實不多,若非有薰在,我餓昏在街頭的機會不比東京街頭的
流浪漢小。

更何況我才做完簡報還沒離開早慶大,就有蒼蠅一般的舊同學和同事
硬拖著我要我請客。

在我的心底是老大不願意請這個客的,畢竟我又沒像他們領固定薪水
或者有請客還能報公帳的優勢。但為了長遠的路著想,又不好跟這些
人翻臉,於是我只好在幾個人的簇擁下,踏進一家不常去的料亭。

這間料亭最大的特色是,老闆娘是個美人兒並很會招呼客人,而老闆
則是經常板著臉默默的做著料理。要我請客的那幾個人老實說我連名
字都快記不清楚了,還是聽到老闆娘招呼他們的話語我才想起來他們
姓啥名叫什麼。

就在酒過三巡之後,我正在擔心這些傢伙會不會要我去續攤的時候,
進來了一個我意想不到的客人,是薰!

為什麼會說意想不到呢?因為薰曾告訴我,他幾乎是不吃東西的,看
到他出現在料亭我當然會感到意外。

老闆娘招呼薰入座後,似乎跟老闆說了些什麼,一絲不苟的老闆到後
面去拿出了幾個保鮮盒開始調理,過了一段時間後,他端出一大碗類
似湯的東西到薰的面前。說類似的原因是那碗湯裡面看似有東西又好
像沒東西,總之是一碗沒什麼固體在裡面的液狀物。

薰進來時也有看到我,但他的眼神和我交會過後就默默的入座了,或
許是怕打擾到我。看到薰時我心裡有了一個主意,與其等下被這些人
硬拖去續攤,不如直接在這裡喝醉比較乾脆,至少這裡有薰在。
    
但這樣想過之後,我驚覺:難道我是這麼的信任薰嗎?

我的內心深處給自己一個肯定的答案,於是我沒用全部的精神理會那
幾個要我請客的傢伙在說些什麼,一直默默的幫對方倒酒,並讓其他
人為我倒酒,然後一直乾杯。

『對了,不要跟我說你不知道日本人喝酒只喝別人倒的這件事。好吧
,這可能對你不是頂重要的事情……,反正我等下可能就醉到說不出
話了……。』

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我全都不記得了,但最讓人吃驚的是,等我醒來
時竟然發現我躺在醫院!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