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


這個週末是社會系的校外教學,由社會系的兼任教師小暮副教授帶領

學生到東京參觀神社及上課。

 

約定的時間是八點半,結果八點十五分俊彥才急急忙忙的衝出家門,

本來他還打算提早到的,結果因為昨兒個夜裡怪盜少女芙蘿拉又和助

手好好的修理了一個私吞學校經費的某私立中學董事,導致俊彥早上

差點爬不起來。

 

這次怪盜少女芙蘿拉和她的助手是沒在眾目睽睽下偷走古董或名畫,

但是兩人卻是熬了一整夜把某董事放在國外銀行的存款全數解約,還

用無名氏的名義捐款給被吞掉經費的中學和幾間孤兒院。

 

兩人這樣做的結果當然是俊彥熬到天亮才偷偷摸摸溜回家睡覺,又不

好意思麻煩家人叫醒他,等他一醒過來,已經快到集合的時間了,於

是他連早餐都沒吃就匆忙往車站飛奔而去。

 

俊彥到了車站後發現大夥兒都等在那裡了,正想和老師及同學賠罪,

才發現多了很多陌生的面孔。

 

而且這些人都東張西望的,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

 

俊彥覺得很奇怪,才想找個人來問問是怎麼回事時,芙蓉穿著旗袍出

現在車站的另一端。

 

俊彥一看差點沒呆住,沒想到芙蓉竟然會在校外教學穿這樣的服裝出

現,但身旁此起彼落的騷動讓他覺得事情應該沒有表面上看來的單純

,然而現實情況卻沒那個時間讓他想太多,芙蓉帶著甜笑走向他,說

:「俊彥,我們等下坐在一起吧?」

 

於是在小暮老師確認班上同學都到齊後,即使俊彥背後射來一道一道

令人刺痛的嫉妒視線,他還是和芙蓉坐在一起。

 

是沒有勇氣拒絕芙蓉的提議呢?還是有勇氣面對眾人又妒又羨的敵視

目光呢?俊彥也說不上來。

 

不過大家怎麼可能這樣就放過俊彥呢?當然是輪番上陣要支開俊彥以

及想辦法和芙蓉攀談囉。

 

疲於應付眾人的俊彥心想,如果有人在這時提出要代替他風間俊彥來

負起「照顧」歐陽芙蓉的責任,他一定會答應的吧。

 

也是被看似芙蓉親衛隊的人一陣疲勞轟炸後俊彥才知道,同一列車上

不只有參觀校外校學的同班同學,還有美其名是來旁聽小暮副教授的

課,實際上是為了接近芙蓉的的學長及外系學生呢。

 

到了東京市區,小暮副教授宣布班上同學一定要跟著他參觀才算拿到

這次上課的出席分數,至於其他學生要不要一直跟著他沒有意見,但

要離開之前一定要知會他一聲。

 

穿著旗袍的芙蓉在一群幾乎全是穿著T恤牛仔褲的大學生當中看來特

別引人注目,雖然班上有女學生穿著時下流行的洋裝,但光芒還是被

芙蓉給蓋過去了。也有像是情侶的路人,因為男方太注意芙蓉的一顰

一笑而差點吵起來,更不用說那些為了芙蓉而來的男學生根本是自動

在俊彥和芙蓉兩人的周圍形成衛星一般的群落。

 

這時走在芙蓉身邊且非自願性充當護花使者的俊彥低聲問芙蓉:「說

真的,你這身打扮不會太過招搖嗎?我總感覺背後一直射來讓我覺得

刺痛的視線耶。」

 

芙蓉只是笑笑,沒有多做解釋。

 

俊彥知道,每當芙蓉沒有多做解釋的時候,不是時候還沒到,不然就

是沒有必要告訴俊彥的事情。

 

當然,依照他對芙蓉的瞭解,穿著旗袍應該不是為了引來眾人注意的

目光這麼簡單,雖然平常的她就夠引人注目了。

 

好不容易俊彥挨到了中午,小暮老師宣布有一個半小時的用餐及自由

活動時間,時間到了再到神社前面的廣場集合。

 

芙蓉拉著俊彥很快的擺脫眾人的視線,繞到神社後面的一片樹林裡。

 

看到後面沒人跟過來後,芙蓉開始脫旗袍,俊彥慌了:「妳想做什麼

?」

 

看到俊彥不知所措的模樣,芙蓉安慰他:「別緊張,我只是想換上輕

便的服裝而已。」

 

在俊彥沒來得及回答時,芙蓉已經把旗袍脫下,變成緊身衣的打扮。

 

「原來妳在旗袍裡面穿著緊身衣啊,不要嚇我。」俊彥鬆了一口氣。

 

「嗯,我想調查一件事情,所以旗袍請你先幫我保管一下,一小時後

在這裡見。」

 

「喂,等等。」不過俊彥沒能來得及阻止芙蓉,她已經像陣風一般消

失在樹林的另一端了。

 

雖然不是沒見識過怪盜少女芙蘿拉的身手,但俊彥還是會對擁有這般

身手的芙蓉的來歷感到好奇,如果她是日本人的話,俊彥認為他可能

會把芙蓉當成是忍者的後裔吧。

 

在一個小時內,俊彥吃了碗拉麵,然後帶了一盒壽司和飲料到兩人約

定的地方等。沒一會兒芙蓉就出現了,不過臉上脖子上滿是汗水。

 

俊彥遞上自己的手帕說:「先擦擦汗再把旗袍穿上吧,還有,我給妳

帶了一盒壽司,雖然是便宜的口味。」

 

芙蓉說了聲謝謝,然後穿上旗袍,由俊彥端著壽司和飲料,芙蓉一小

口一小口的吃著遲來的午餐,兩人一邊慢慢走向集合的地方。

 

然後下午小暮老師又帶著大家去參觀了幾個地方後,校外教學就算是

結束了。

 

雖然在這段時間還是有人要接近芙蓉,不過芙蓉一概以她要專心聽課

為由,擊退了那些想和她攀談的人。

 

俊彥總覺得下午的芙蓉看起來表情嚴肅了點,不同於早上的輕鬆,但

他也沒多問什麼,而芙蓉也一副很專心在聽小暮老師講課的樣子,於

是後來他們就只是走在一起,沒有太多交談。

 

校外教學結束後,芙蓉對俊彥說她還有事要到別處去,要俊彥自己先

回家。而常常送芙蓉回家的俊彥聽到芙蓉這樣說,有點若有所失的感

覺,不過芙蓉在兩人分開時補上了這麼一句:「中午你請我的壽司很

好吃,希望以後還有機會讓你請客喔~。」

 

校外教學是平安的結束了,但是芙蓉在中午消失一小時的個別行動,

讓俊彥不禁開始擔心起芙蓉是否還有不讓他知道的另一面呢?


(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