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你所愛的人並不是我,而是木暮學長……是嗎?」那天舉行

婚禮之後,彩子這麼問三井。


「既然你都明白了,為何還肯答應這門親事?」三井扯開領帶,看了

彩子一眼。


彩子站起來走到梳妝台前,取下耳環,回頭給三井一個微笑:「我想

,你也知道,我這種身份,是不可能憑自己的意思和任何人結婚的。

所以,如果對象是你,我想我還能接受……。」


「那……宮城怎麼辦?」三井燃起一根煙。


「只能怪他…愛錯人…。」彩子取下身上所有的首飾,開始梳理頭髮


「他以後能遇到比我更好的女孩子的。」彩子盡力使自己用平靜的語

氣說出這話。


「希望如此……否則,我覺得他會恨我一輩子。」三井丟下這句話後

便要走出房門。


「你要去哪裡?」彩子回頭問道。


那是怨懟的眼神嗎?三井心想,但是那種感覺很快由她眼裡消失。於

是三井走到彩子身邊對她說:「我想你今天很累了,早點歇息吧,我

想到書房去……想點事,不用等我了。」


那夜,三井是睡在書房裡的……。



 --------**---------------**---------------**--------



高中時代,三井並未和彩子交往過,當時極端迷戀彩子的人是宮城。

彩子一直認為宮城是個好人,也並不討厭他,但是卻也說不上〝喜歡

〞二字。


為什麼會如此?彩子自己也不明白。知道他們兩人之事的眾人,也是

頗為納悶,就算彩子一開始並不會喜歡宮城,但是對他的痴痴苦戀總

該有點回應吧?如果她真的討厭和宮城交往,也應該明白的拒絕他,

讓他不再陷下去……。但是,在籃球隊的那三年裡,彩子若即若離的

態度……似乎只能支持宮城努力的打籃球,兩人的關係並無進展,倒

是三井和木暮……在大部分隊員不知情的情況下,已成為一對親密的

戀人……。


高中畢業後,三井和木暮都進入海南大學。在大三那年,三井想向木

暮提出同居的要求之時,一個他沒料想到的意外發生了——原本要成

為三井財閥繼承人的弟弟過世了,這意味著……他必須成為繼承人。


果然在喪禮結束後,三井立刻被叫到父親及奶奶跟前。原本,父親以

前視他有如敗家子,只因為他從不照父親的期望行事,包括進沒沒無

名的湘北高校、打籃球、混幫派……,於是父親將希望全放在〝品學

兼優〞的弟弟身上,三井也樂的輕鬆。他憑自己的力量上大學,心想

再也沒有任何事能阻礙他和小暮在一起之時…,弟弟因意外過世了。


父親的態度立刻有了轉變,除了要他搬回家住之外,並向他提出繼承

家業之事。三井心想,就算繼承家業,也不能阻礙他和小暮在一起的

,只要等他能夠獨立之後……。不過他卻怎樣也沒想到,父親和奶奶

竟然還要他在畢業那年結婚,而且連對象都幫他安排好了,最令他感

到不可思議的,那個對象竟然是彩子!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