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劇情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在進入大門前,玲已經戴上妹之山財閥通訊部門所開發的超迷你型無
線通訊設備好與阿續保持聯絡,而已經和妹之山財閥保全系統連線上
的續自然能讓玲毫不費力的進入了宅邸內。

又重新監控著整間宅邸保全設施的阿續告知玲,裡面沒有外人在,要
玲放心的進去處理殘和蘇芳的事情。

此外,阿續已經得知接收影像訊號的罪犯所在位置,在通知玲宅邸內
部情況的同時,他也正前往對方所在位置。

很難想像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玲已經來到殘的臥室門口,不過現在
真的是分秒必爭,而且目前也唯有身為怪盜千面人的玲【註1】有這樣
的本事了。

玲輕巧的進入殘的臥房,為了拯救兩位他敬愛的學長,他沒時間去考
慮直視著在床上全身赤裸著的蘇芳和殘到底會不會讓他臉紅。

眼看著蘇芳已經移動身體準備騎到全身佈滿慾望痕跡,絕望閉起雙眼
的殘的身上,還未被床上兩人發現的玲迅速溜到床邊,心裡對著蘇芳
的背影說著『失禮了!』的一瞬間,同時下手將蘇芳擊昏。

已經絕望的殘突然感受到蘇芳壓在身上的重量,吃驚的睜開雙眼,而
映在眼前的是正在扶起昏厥的蘇芳的伊集院玲的側臉。

「學長,你沒事吧?」此時玲實在找不出比較好的問候語。

「玲……你……?」

「是續哥通知我的,他很擔心你。」玲將失去意識的蘇芳扶到殘的身
旁躺著,並拉上被子姑且先蓋住床上兩人的身體。

殘無意中想要伸手擦拭不想讓玲看到的淚水,才發現手已經可以活動
更多了。

發現這一點的殘接著想要起身,但似乎還沒力氣做到。

「玲,扶我坐起來好嗎?我被下藥了,現在還沒辦法自己坐起來。」

看到玲那雙黑亮有神的眼眸,殘的心裡頓時升起了今夜出事後頭一次
的安心感覺。

雖然今夜的事情讓人很難以啟齒,但是玲用很擔心的眼光看著自己,
殘還是逼著自己鎮定下來,啜了一口玲端來的水後說道:「我沒事,
幸好你趕來了。」

自己現在的樣子一定很淫穢又狼狽吧,殘心想。而幻藥的效力似乎隨
著時間慢慢減退了,殘身上被蘇芳肆虐過的痕跡所浮起的感覺似乎在
提醒著他剛剛發生的一切。

即使因為玲的及時趕到而沒讓蘇芳真正侵犯到殘的身體內,但一旦想
到今夜所發生的事情,他真的不知道以後該如何面對蘇芳。

蘇芳是被罪犯控制才做出這些事情,但在被蘇芳的舌和唇所攻擊的時
候,殘的身體各部分卻不顧主人的羞恥心不斷的產生愉悅的,甚至是
迎合的反應。

一想到這裡,殘就覺得他這此生都無法在蘇芳和玲的面前裝作什麼事
情都沒發生過似的。

或許他真的得辭退蘇芳這個保鏢了……。


(待續…)

---
【註1】詳情參照「怪盜千面人」及「學園特警杜克萊恩」漫畫原著。

---
因為回老家辦一些事情讓各位等了幾天,現在獻上剛剛寫出的新章,
看完後有空請記得留言喔。~^^~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