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劇情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殘和木暮兩人選了靠窗的位置,點了相同的〝杜克萊恩商業簡餐〞,
有剛出爐的牛角麵包(杜萊恩麵包屋出品),幕後老闆之一的健多朗
一大早上班前便煮好的蘑菇玉米濃湯,秋海洞威以前學生時代打工前
常吃的鮪魚三明治,繪里衣特製的水果沙拉……。

用餐間殘和木暮聊的相當愉快,直到木暮問起殘的名字……。

殘停頓了一下,他放下刀叉,用極為平和的語氣回答:「殘,妹之山
殘,你叫我殘就可以了。」

「妹之山……殘先生?!」木暮手裡的湯匙差點滑落,忽然覺得全身
的神經剎那間都繃的緊緊的,現在坐在他面前親切的和他談話並一起
用餐的這個人是妹之山銀行的總裁——妹之山殘?!他是否有聽錯?
或者是哪裡弄錯了?

見到木暮掩不住的吃驚神情,殘的心裡閃過一絲絲的落寞感,原來他
——身為妹之山財閥的么子,妹之山銀行的總裁,果然是沒有交〝朋
友〞的權利嗎?雖然他從小便體認到自己的立場,並且斬斷一切交〝
朋友〞的可能性,直到蘇芳的出現……。但是事隔這麼多年,他還是
避免與人交朋友,因為有蘇芳一般身手的人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所
以不傷害別人的最好方法便是不和特定的人交朋友……。

帶著微笑和任何人輕鬆交談對自己來說有如呼吸般簡單,但是心裡對
於任何人事物都抱持同樣冷淡態度,冷靜的處理任何事情也是他一貫
的作風。因為他不能也不願傷害到〝喜歡〞的人,所以,他不能〝喜
歡〞任何人。

但是為什麼此時此地,這個人聽到自己姓名的反應,會讓自己頭一次
有悲哀的感覺?為什麼今天會失去了應有的冷靜?為什麼會想和這個
人作〝朋友〞?

短短的數秒內殘收拾好腦中的混亂思緒,露出生平第一個不太自然的
微笑問木暮:「請問……,有什麼不對嗎?」

「沒……沒有,對不起。」木暮急於揮去自己的困窘,但是徒勞無功
。遲了數十秒他才用有點客套的方式表達自己:「我……,嗯……,
久仰妹之山先生的大名。」話剛說完木暮立刻後悔起來了,但他似乎
找不出第二句話來回應殘那雙碧眼裡忽然浮現的落寞……。

此時殘已經恢復以往的冷靜,笑著回答道:「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
那麼除了今天一起共進午餐外,能再請您答應我兩件事嗎?」

由殘眼中流露出的攝人光芒,木暮忽然覺得自己全身血液似乎為之凝
結,像是被獵豹盯著看的獵物,他到底想要自己作什麼?這個高高在
上,傳說中的妹之山總裁為什麼會對自己……。

在兩人視線之外,咖啡屋的一角,一個相貌俊美的青年,放下手邊的
報紙,伸手略微撥弄遮住右眼的頭髮,目光望向兩人所在之處……。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