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木暮在校園中漫無目的奔跑。


填滿胸中的是屈辱和悲哀的感覺。


幾分鐘前,三井強行將自己壓倒在地上,用冷漠的眼光看著自己,用

嘲弄般的表情說出那些傷透自己心的話語,三井他要的到底是什麼?

「喜歡」到底是怎麼樣的心情?為什麼三井要這麼粗暴的對待自己?


木暮本能的拼命抵抗著,三井忽然停下手:「你…根本不愛我對不對

?你要我和彩子結婚,你一點也不想和我發生關係是嗎?你……」


啪一聲清脆的響音,木暮一巴掌打在三井臉上:「不要再說了!」


「你把我當成什麼?」


三井沈默不語,被甩了一巴掌的他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旁邊。


木暮掙扎著起身並往後退了幾步,腦中一片混亂的他只能說出:「我

把你當成朋友,請你不要這樣!」


這……根本不是木暮心中真正的意思。


也唯有此時才瞭解到,要將混亂的思緒化為語言是多麼困難。


他是喜歡三井的,但他不要三井這麼粗暴的對待他……,就算再怎麼

喜歡,還是不能和三井發生超出朋友的關係。


沒有任何理由,木暮卻這麼相信著:一旦兩個人發生了「那件事」,

他將會無法面對三井,無法面對家人和朋友,這代表他將無法和三井

在一起……。


剛剛打在三井臉上的那一巴掌一定很痛吧?為什麼?為什麼兩個人會

變成這麼尷尬的情況?


木暮已經沒有辦法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辦了。


三井緩緩的轉過臉看著木暮,露出嘲諷般的表情:「〝朋友〞?原來

我不過是你的〝朋友〞?」


「既然這樣還有什麼好說的?」三井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用木

暮從未聽過的語氣冷笑著說:「那麼,我的朋友,我現在就告訴你:

我去相親了,而且很快就會舉行婚禮了!」


木暮的心好像被冰冷的字句劃上一道深深的傷口,他要說什麼?他又

能說什麼?


淚水——已經快要湧出,用僅剩的話語說出:「那……祝你幸福。」

後,木暮頭也不回的離開三井。


先是走了幾步,然後是快速的奔跑離開,三井並沒有追上來,也不希

望三井追上來,只因為……也許這樣做對三井是最好的。


即使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即使是自己必須背負著今天所受的屈辱

獨自一個人活下去,還是希望三井能〝幸福〞。


木暮不知道在校園中奔跑了多久,終於來到位於海南大學西邊的觀月

湖。


他慢慢走向傾斜的湖畔坐下,希望能讓迎面而來的風吹乾不斷湧出的

淚水……。




(待續…)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