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島醫生在小林及三井急切的注視下檢查木暮的身體狀況。


然後,三個人離開了病房,留下護士小姐照顧木暮。


走到離病房一段距離後,水島醫生停下來。


「醫生!他到底怎麼樣了?」兩個人幾乎異口同聲。


水島醫生搖搖頭:「除了身體比較虛弱一點外沒有其他異狀。可是,

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注視著三井和小林兩個年輕人,水島醫生緩緩的說道:「他極可能因

頭部受到撞擊產生了失憶的情形,你們最好盡快聯絡他的家人。」


「怎麼可能!」三井激動的抓住水島醫生的手:「醫生你一定要把木

暮治好!木暮他…木暮他……!」


在小林行動前周上前制止了三井:「少爺你鎮定一點,醫生一定會盡

力醫治木暮少爺的。」


三井頹然放開醫生的手。


怎麼會這樣?木暮怎麼會忘了他?忘掉他們共同的回憶,忘掉他們所

經歷過的一切,木暮怎麼能這樣!


「少爺,我們還是先回去吧,不然被老爺察覺就不好了……。」


三井不答話,那表情看來是在抗拒周的提議。


一直沒插話的小林冷冷的說:「你在這裡又幫不上忙,我會負責照顧

木暮,以及和木暮家人聯絡的事情。你就放心的回去吧。」


三井心裡像是有什麼被擊碎似的。


木暮的家人?


是啊,木暮是有家人的。只是,三井從來不知道關於木暮家人的事情

,就像木暮不知道他是三井財閥的長子一樣。


對三井來說,木暮的存在才是最重要的,他甚至從沒想像過木暮是在

什麼樣的家庭成長,有什麼親人。


那天,他是傷害了木暮多重,今天完全呈現在眼前。


昨天二之宮告訴他,木暮可能是因營養不良而在浴室昏倒,才撞擊到

頭部。


原本在一群男孩子當中,木暮就顯的有點瘦弱,而剛剛他甚至連木暮

的手都碰不到,也看得出木暮消瘦了許多,略顯蒼白的臉頰,多麼讓

人憐惜。


連木暮的手都碰不到。


剛剛木暮用看著陌生人的眼神凝視著自己。


心好痛!


想要上前抱住木暮的肩膀確認木暮是否真的忘了自己,木暮卻抽回被

小林握著的手,露出害怕的表情縮在床的另一邊。


報應!這是報應!


這是老天爺對他任意拋下木暮所做的懲罰!


『少爺,今天就先回去吧,難道您願意老爺換別的保鏢來監視少爺您

嗎?』周低聲提醒三井。


如果保鏢換成其他的阿貓阿狗,不要說來看小暮了,恐怕連出門都沒

辦法,已經陷入極端自我厭惡中的三井,只好默默的接受了周的勸告

,在小林及水島醫生的目送下離去……。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