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井和彩子的婚期已經確定了,然而三井卻選擇了最最消極的抵抗方

式。


他每天爛醉如泥,不踏出房門一步。


對他來說,就算踏出房門、踏出這棟豪宅又有什麼用?


現在的三井不但無法逃出父親的掌中,也踏不出自己心中的牢籠。


曾經以為是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那個人,已離自己好遠好遠。


而且,也忘了「三井壽」這個人。


被木暮遺忘,等於自己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一樣。


「小暮~我只想為你活下去啊,小暮~~」被宿醉引起的頭痛侵襲而

躺在床上的三井雙手掩面,痛苦的低吟著。


『我為什麼出生在這個世界?我生存的意義又是什麼?』


『如果我今生不能與小暮在一起,那命運為什麼要讓我們相遇?為什

麼?我究竟是為什麼要生存於這個世界?為什麼!』


『三井壽,你是一個大混蛋,你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大混蛋,大傻瓜!


『為什麼你要拋下小暮回到這個有如牢籠般的家?為什麼你要像個傀

儡一樣任人擺佈?你讓小暮傷透了心,甚至失去記憶,忘了你這個人

,你還有什麼臉活在這個世上?』


「難道,難道小暮忘了我這個人會比較幸福嗎?神啊,如果世上真有

神明的話,請你告訴我,請你告訴我……」


悲泣的聲音由指縫間流洩而出,佈滿三井已無法再故作倔強的臉龐的

,是和木暮分離的這些日子以來第一次流下的淚水,那是由悔恨及無

法對人訴說心中之苦的悲哀結晶……。


棄置於床邊的垃圾中,一張被徹底揉皺的照片上的兩人,無疑的是阿

牧及被抱在懷中的木暮……。

  


 --------**---------------**---------------**--------

  


黑暗中,只有一道光照射到木暮的病床。


木暮從床上醒來,沒有任何人在身邊。


原本在病床旁邊的置物櫃、熱水瓶等物品都消失無蹤。


木暮抬頭望向原本應該是門和窗戶的方向,除了看似可吞噬一切的漆

黑外,他看不到任何東西。


將視線慢慢移回自己身上時,發現床邊不知何時站著一個人!


那是一個體格壯碩、皮膚黝黑的陌生人,木暮不自覺的和這個人目光

相對。


那個人垂下眼看著木暮,伸出左手似乎想要撫摸木暮的臉頰,但卻又

收回那微微顫抖的手。


木暮覺得對方用充滿同情和憐憫的眼神凝視著他。


那人垂下的手握了一下拳,好像下了什麼決心。


正當那個人雙唇掀動正要說些什麼時,木暮卻發現自己的雙手不知道

何時已被緊緊握住。


木暮抬起頭,正要出聲抗議,卻發現眼前站著的竟不是剛剛那個人!


這個人原本是很溫和很冷靜的,木暮這麼覺得,雖然他說不上來為什

麼,但就覺得應該是這樣的。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現在的「他」用這麼熱切的目光注視著自己?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他」有了改變?


他一直盯著木暮看,但片刻後卻好像對什麼絕望似的,放開木暮的手

,往黑暗走去。


病床上的木暮伸出手想要喊住對方,卻沒發現自己將要從床上跌落,

在他跌落前,木暮發現他被一雙有力的臂膀整個抱住。


他抬眼想要看看是誰救了他,對方卻立刻別過頭去,並同時將木暮推

回床上。


啊~那個背影,雖然對方刻意背對著木暮,但是木暮知道,他就是那

個「很重要的人」,他由背影就可以知道了!


不過,他是誰?為什麼他不肯回過頭來看看我?


『他是不是在生我的氣?是不是因為我想不起他而生氣?』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忘記你的!真的!』


『請你~請你回頭看看我,請讓我看看你~~。』


木暮發現自己無法發出聲音說話,心中的苦悶只能化為悲泣般的樂曲


然而,那個背對著自己,那個「很重要的人」卻無法聽到木暮心中的

悲泣。


他一步一步的走進黑暗終至消失無蹤……。


而木暮只能朝著空氣揮舞著無法掌握兩人幸福的瘦弱雙臂,看著那個

重要的人從眼前消失。


木暮心中的悲泣化成有形的淚水,由逐漸迷濛、充滿絕望的雙眸中,

順著漸失血色的雙頰而下,滴向那填滿無止盡思念及苦痛的胸口……



  


 --------**---------------**---------------**--------

  


阿牧在客廳中思考著不久前在醫院由高津醫生那裡聽來的一番話。


他需要半打的啤酒才能勉強使自己鎮定下來。


這是從來沒有發生在牧身上的情形。


他甚至沒有機會思考為什麼高津醫生知道這麼多事情,及告訴他這些

的真正動機。


那個三井是三井財閥的繼承人?


木暮是三井的戀人?


而三井即將與彩子完婚?


他真的希望他是在作夢,真的。


然而,很快的,對木暮的同情蓋過了對這些既定事實的震驚。


木暮因為思念三井及過度悲傷而昏倒受傷,失去記憶,和之前阿牧在

湖邊與木暮相遇後的情形串連,一切都變的鮮明而合理起來。


能夠讓木暮這麼溫柔善良的人變得如此憔悴,那個三井到底是對他做

了些什麼?


無論如何,他不能放任木暮就這樣沒人關心病情,一直待在醫院裡。

有許多事情還是必須親自去查證,他不會單方面相信高津醫生的片面

之詞,唯有掌握確實的資訊才能知道要如何幫助木暮,以及阿牧由衷

希望的,希望木暮能夠不再如此憔悴悲傷……。

  


 --------**---------------**---------------**--------

  


彩子坐在梳妝台前梳理一頭長髮。


其實她已經很久沒有和三井見面。


然而,她卻即將與三井舉行婚禮。


她沒有機會知道三井目前心中的感受是什麼。


那麼自己呢?自己真正的心境又是什麼?


『我能夠說服自己去愛三井學長嗎?』


在高中時代,對於宮城的追求總是以曖昧不清的態度敷衍過去。


只要給宮城一點好臉色,他就拼命的在球場上求表現。


並不是不明白宮城的心意,卻怎麼也無法覺得自己有過〝喜歡〞宮城

的心情。


『婚期已經確定了,胡思亂想這些往事有什麼用?』


彩子這麼告訴自己,卻無法遏止心中的一股衝動。


或許有些事情是想要現在確定的。


她開始翻找起搬到這個新家後一直沒動過的一箱行李。


『有了,在這裡。』


那是高中時期的舊相簿,其中一部份是和籃球隊合照的照片。


彩子一頁一頁的翻著相簿,翻到三井歸隊後大家一起照的相片,彩子

的心中有說不出來的酸澀感覺。


難道以前曾經有過〝喜歡〞三井學長的心情嗎?


高中時由於擔任籃球隊經理的關係,偶而有同學會以羨慕的語氣對彩

子說什麼帥哥都在籃球隊裡,彩子怎麼還孤家寡人的……等言論。


「無聊!」是彩子最常下的結論。


有誰會想到現在她竟會要和三井結婚了?


最可笑的,這還是一樁政治婚姻。


在闔上相簿前,沒來由的在腦中略過以前某位同學講過的一句玩笑話

:「如果是三井的外型配上木暮的內在,恐怕很少有女孩子不傾心吧

。」


那個總是溫柔的包容籃球隊裡每一個問題兒,默默支撐整個球隊的木

暮學長,他現在不知道過的如何?


然而彩子似乎還沒發現,每一張團體照片上的三井和木暮都是站在一

起合照的……。

  


 --------**---------------**---------------**--------

  


三井物產株式會社‧會長室


散落在桌上的是剛剛周送來的,關於木暮及其家人的所有資料。


三井的父親知道兒子現在對婚禮的消極抵抗全是為了木暮公延這個人


雖然這樣的結果不令人滿意,不過他並沒有苛責周。


無論如何都無法讓壽立刻忘記木暮公延的話,只有使用強硬的手段了


很偶然的,有個機會正來到眼前。


『就算讓壽暫時恨我這個父親也罷,絕對要讓他和高津家的小姐順利

 完婚。』


他拿起電話叫秘書進來,交代秘書幫他和三井銀行副總裁約時間見面

。之後,打電話給周,要他馬上準備任何關於木暮父親的更詳細資料


  


 (待續…)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