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劇情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這個女人……到底想做什麼呢?』殘心想。

面對被對方催眠控制,冷漠不語的蘇芳固然令人不安,但看到那女人
整個人貼在高大英挺的蘇芳身上,殘的心莫名的起了一股自己也說不
上來的抽痛。

像是察覺到躺在床上無力的望著兩人的殘眼中閃過的一絲脆弱感似的
,L小姐輕咬著蘇芳的耳垂低語了幾句。

在殘換上另一個表情之前,蘇芳走上前將無力抵抗的殘扶起,讓他在
床上靠著兩個大而鬆軟的枕頭坐起。

『冷靜!你一定要冷靜!』殘盡力不要讓蘇芳目前是受對方控制這件
事情使得自己意志動搖,唯有冷靜才能救他們兩個人!

然而L小姐卻像是故意要嘲弄殘似的,又將無言的走回她身旁的蘇芳
抱的緊緊,對著殘高傲的說道:「妹之山殘先生,我只不過是借用一
下你的保鏢鷹村罷了,需要擺出那種可怕的表情嗎?」

見到殘不回話,L小姐好像有點被激怒了,繼續說道:「妹之山財閥
最疼愛的么弟,電子工學部門的管理人暨CLAMP學園理事長,你
總要關心一下你今晚將會有什麼遭遇吧?」

如果現在是沒有受麻藥控制的情況下,自己一定可以做出最好的應對
的。然而目前看來被催眠的蘇芳似乎完全任憑那女人擺佈,而殘根本
沒辦法自己離開這張床,幾乎可以說是喪失了行動的能力吧,所以他
一直在等對方開口,看來是快到極限了……。

即使心裡從來沒有這樣的不安過,殘仍然用不失冷靜的口吻回問:「
那麼,請問像你這麼美麗的小姐,大費周章的借用我們家蘇芳來見我
,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呵呵呵~~我還以為俊俏的妹之山公子因為我的幻藥劑量過重而暫
時成了啞巴呢,幸好還能出聲。」

這女人似乎有著與美貌的外表不太相稱的惡劣個性,不過她口中的幻
藥到底是什麼?

像是看穿了殘的心思似的,L小姐顯的有點愉快的走到床邊捧起殘的
臉繼續說道:「簡單的說,要想徹底毀掉鷹村家唯一的繼承人,讓他
在日本毫無立足之地的方法之一,就是藉由我的幻藥讓他侵犯自己所
保護的對象……!」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殘 的頭像
小殘

【殘之居】小殘的創作與日常~義呆利、同人與原創小說、香港電影與娛樂情報~(APH故事超過60萬字,法蘭西斯中心小說字數超過50萬字!)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