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劇情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蘇芳目送著木暮進入公寓內。

現在的他只想盡快回到殘的身邊。

不為什麼,身為鷹村家的繼承人,他有權選擇自己要保護的對象,
而那個人是——妹之山殘。

一切都是已經早已決定好的。

不論是自己所選擇的人生結果,或是冥冥之中被某人操縱的結果,
八歲那一年的邂逅,蘇芳決定了自己這一生要保護的人是殘。

『我會一直保護你的!』

自從殘擔任妹之山銀行總裁後,便將一般職的秘書排除在外,殘的
所有行程及事務全由蘇芳負責打理。從學生時代就擔任學生會書記
的蘇芳,對於輔佐殘已經是相當習慣了,只是他並不習慣於如此認
真處理銀行事務的殘。

雖然身為妹之山銀行的總裁,也不能說認真是不對的,畢竟銀行的
規模和學生會是差了千萬倍,一個小差錯都會可能導致銀行財務出
問題甚至是倒閉。

這幾個月來接管銀行後的殘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為什麼會覺得殘
並不快樂?

蘇芳所能做的,只有盡量減輕殘的負擔而已。

而殘想要追求的究竟是什麼?他卻無法明白。

所謂「為女性謀幸福」,也只不過是掩人耳目的說詞罷了。

「對所有的女性一樣親切」意味著「所有的女性對我來說都是一樣
的,我並不想特別去喜歡誰」,這難道是殘真正的想法嗎?

這些年來蘇芳一直為這個疑問所困擾。

『你不想傷害別人,不想連累你周遭的人,所以你不交特定的朋友
,看來是真的!』蘇芳想起當年那個秘密組織的女人所說過的話。

學生時代總是和殘、蘇芳形影不離的玲,也在殘有意的安排下,留
在CLAMP學園內擔任保健室的醫生。殘說什麼也不肯讓玲到妹
之山銀行任職,這是對玲一種「親切」的表現嗎?

『遠離我便是遠離危險』殘曾經如此低語。

那是在玲帶著落寞的神情離開CLAMP學園會長辦公室後,蘇芳
所聽到的。

『會長為什麼忽然間對我這麼冷淡?』在蘇芳要跟隨殘到妹之山銀
行就職的前夕,玲這麼問他。

『我們曾經答應過理事長要保護殘學長的,不是嗎?』

『伊集院,不要再問了,這樣的安排全是為了你好。』面對玲的質
問,蘇芳只有勉強自己這麼說。

『真是太傻了,他以為這樣的安排伊集院會高興嗎?』蘇芳感嘆。

現在的他,確認了木暮所居住的公寓四周的環境後,正要離開,放
在胸口的手機震動了兩下,蘇芳拿起電話接聽:「喂,我是鷹村。


「……我正要回公司……。」

「……護送木暮先生回家……」

「是……,木暮,木暮公延……。」

「當然……,一切我都很清楚……」

「………不會,這是我份內該作的事……」

「……我瞭解了,請轉告理事長,請她放心……」


(待續…)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