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牧將木暮接回住處之前已經多方打聽過木暮家的情形,木暮的父親

帶著妻子和小兒子在夏威夷的飯店工作,由於木暮堅持要在國內念大

學,所以家人也沒有勉強他同行,只能每個月寄生活費回來。


之前木暮寄住在阿牧家的那一小段日子,因為木暮認為是他打擾了阿

牧,所以木暮是在客廳打地鋪睡覺的,阿牧也順著他。


雖然阿牧家境不錯,但租屋在外的學生實在也沒有理由租附有客房的

公寓,所以這次將木暮接回家,為了誰睡哪裡的問題起了一點小爭執


即使失去記憶,但是木暮說什麼也不肯睡阿牧的房間,讓阿牧去睡客

廳。但是阿牧下意識認為木暮是病人,怎能讓他睡地板?


面對剛出院的木暮,阿牧不忍和他起爭執,擔心他體力還沒完全恢復

,又不能說服自己讓他睡客廳,於是陷入兩難的情況。


最後在阿牧的堅持下,讓木暮睡阿牧的床,而阿牧在房間打地鋪。


看到木暮注視著自己,有點不情願的答應的無辜表情,阿牧覺得任誰

都不想將這個男孩子「還給」三井那傢伙。


時間,即使人們再不願去面對,還是一點一點的推進。


三井家和高津家的大喜日子,又更近了。




 --------**---------------**---------------**--------




雖然阿牧已經幫木暮請了長期病假,但既是不放心讓失憶的木暮一個

人待在公寓裡,自己又不能不去上課,所以造成了阿牧「帶著」木暮

去上課的奇特現象。


阿牧也已經跟夏威夷方面聯絡過,木暮的父母親在電話裡再三的向阿

牧道謝,並表明那邊的工作告一段落後會盡快將木暮接去美國。


如果在這段時間內不能讓木暮恢復記憶,或許阿牧就真的要失去木暮

了。只要是有資格為人父母的,沒有人會放心把失去記憶的兒子交給

外人照顧吧?


高津醫生給木暮開的藥方或許也只有阿牧能做到,然而,任誰都沒有

信心一定能讓木暮恢復記憶。將木暮從醫院接回家的阿牧,顯的分外

珍惜「帶著」木暮一起在海南大學上課的時光,以及兩人在公寓裡相

處的點點滴滴。


無論如何,阿牧都沒有佔有木暮的想法,即使他或許也戀上了木暮那

沈默不語時的側臉,還有阿牧想辦法逗他笑時那微笑時的表情。


木暮的心,是屬於「那個人」的,阿牧如此深信,在深入調查兩人過

去的種種之後。


只是,為了不讓自己也在木暮記憶中消失,他必須幫助木暮恢復記憶

,即使這麼做或許會讓木暮想起痛苦的回憶,但他也衷心希望能知道

更多木暮身上所擁有過的快樂回憶。這些,是再高明的偵探都調查不

來的。



(待續…)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