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你說木暮公延受傷失去記憶?」


「是的。雖然是出乎意料的發展,看來情況反而對我們有利。」


「我不管你用什麼手段。總之,得讓壽那個逆子徹底對木暮公延斷了

念、死了心。」


「是,我明白。」


關掉手機,三井的父親陷入沈思中。


沒想到木暮公延竟然會喪失記憶,這麼說來,連壽的事情也忘的一乾

二淨了。


他想像著兒子被至愛之人視為陌生人時的痛苦表情,牽動著嘴角喃喃

自語:「這都是天意啊,都是為了你好啊……。」




 --------**---------------**---------------**--------




我是誰?


想不起來。


頭好痛!


我只知道,我現在躺在一間醫院的病房裡面。


昨天,有個自稱是我同學的人,還有一個我不知道他是誰,卻用很奇

怪的眼光注視著我的人。


我有點怕。


當他要靠近我時,我害怕的躲開了。


因為,我不認識他,可是他卻好像要抓住我似的靠過來。


可怕的眼神,野獸一般的眼神。


我躲開了。


但是我回頭看,卻轉變為受傷的眼神。


怎麼說呢?


什麼都想不起來的我,那一瞬間覺得他好像受傷的野獸一般看著身為

人類的我。


好可憐。


我沒有把這些想法告訴另一個人。


那個人自稱小林龍之介,是我的同學。


我是木暮公延。


不過,我什麼都想不起來。


他要我放心,說他會照顧我的。


他還說,已經聯絡我的家人來看我。


雖然他和我說了很多很多我的事情,但卻沒有提起我為什麼會受傷

,為什麼我記不起以前的事情。


以及,那個帶著受傷野獸般眼神離開病房的人。




(待續....)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