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通拿出去!我不想吃!」三井對著送晚餐來的女佣人發脾氣。


然而對方無視於他的命令,只說了一句:「少爺請慢用。」後便要退

出房門。


「混蛋!你聽不懂日語是不是!」三井氣的拿起水杯擲向門口。


女佣人很快的關上門。


杯內的水在空中灑出一道有點不規則的弧線後,杯子撞擊到門板應聲

而碎,碎片四散在門的附近,幾個小碎片甚至飛濺到三井腳邊。


三井繼續將另一個杯子擲向無辜的桃木房門。


接著是裝了蛋糕的盤子、裝著蟹肉沙拉的盤子……,當然三井是在氣

頭上扔的,順序並沒有特別的意義。


三井的手及身上的高級絲質襯衫都沾到水和醬汁,他還是繼續扔。


正當最後一道主菜隨著盤子離開三井的右手時,門被打開了。


來人以敏捷的身手躲過了盤子,卻躲不開無理的在空中飛濺的深色醬

汁。


周回頭看了盤子的下場一眼,走進房間對著怒氣沖沖的三井說:「少

爺,您不吃飯是不行的,何況這樣暴殄天物也不好。」


「我何時得輪到你和我說教了?啊?」三井怒目瞪視著眼前這個身材

高大,身上和他一樣沾了今天晚餐主菜醬汁的男人。


「我當然知道少爺為了這兩天不能去探視木暮公延而生氣,然而,也

請您諒解,我身為老爺最信任的部下之一,總不能將老爺交代的事情

當耳邊風。」周開門見山的對三井說。


「上一次完全是特殊情況,在下才斗膽違背老爺的意思讓少爺您和木

暮先生見上一面,總不能將這件事情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周繼續解

釋。


「不能視為理所當然?你說,我去見木暮有哪點不對了?你說啊!」

三井覺得心中那份對木暮的虧欠無處發洩給別人知道,只能對著周吼

著。


「為了少爺您好,也為了木暮先生好,我認為你們兩個不該再見面,

因為……。」


「因為什麼?因為我得娶政治家的女兒是嗎?」


「不,不是這樣,而是……而是,希望少爺您在聽之前要鎮定一點。

」周很難得的表現出有點畏縮小心的樣子。


「說啊!你不是那種畏畏縮縮的男人,別裝了。沒有甚麼話可以嚇倒

我三井壽的!」三井自覺現在講話的口氣簡直要回復像以前混幫派時

一樣惡劣了。


「我請人調查過,那個木暮公延並不完全如少爺您所想像的……,他

在少爺您離開海南大學那段時間曾經在公寓與別的學生同居,還有…

…。」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三井衝上前揪住周的衣領。


「少爺你冷靜一點,我手上有證據啊。」憑周的身手要摔倒眼前的三

井是很容易,不過他並不能這麼做,只能勸三井先放手。


三井放開手,但仍然恨恨的瞪著周。


「木暮公延在回學校後,也和小林龍之介發展出比朋友更親密的關係

,證據都在這裡。」


周將十幾張照片依序扔放在桌上:「這是木暮和他的同居人,還有這

一張,以及這是他和小林的照片……。


鏡頭拿捏得很巧妙,都是一些看似木暮和別人很親暱的照片,除了小

林,還有被周稱為木暮同居人的——阿牧。


其中一張照片上的木暮和阿牧兩人在阿牧的公寓內面對面吃著拉麵,

而阿牧對著木暮露出連海南的其他同學都難得一見的微笑。


「怎麼會…?怎麼可能?」看著桌上這些照片,三井退後了兩步,跌

坐在床上。


而周則是帶著對少爺的虧欠及必須完成老爺交代任務的責任心這兩種

交錯的心情,悄悄離開三井的房間……。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