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三井又跟蹤木暮,結果在到達海南高校之前就因為身上沒帶夠

錢被趕下車了。


又隔天,木暮竟然在離學校很遠的一間咖啡廳和藤真見面!!


這時惡魔小三飛出來說:『你看你看,都是因為你動作太慢了,小暮

就要被那些刺蝟頭、老頭子搶走了啦,你要趕快對小暮下手才行啊。


但是天使小三也跑出來說:『你不可以懷疑小暮啊,因為小暮是很純

潔善良的,他這麼做一定是有原因的,你不可以誤會他啊。』


話剛說完,惡魔小三就和天使小三在三井的頭上打起來了(汗)。


『要把小暮搶過來!』


『要相信小暮!』


「真是夠了!!」三井揮手將他們趕走。


他決定要繼續注意木暮的行動。


(殘按:就是沒有結論嘛……^^;;)


隨著情人節一天一天的接近,三井的心裡越來越不安,精神也越來越

萎靡。


在球隊練球的時候呢,不是唉聲嘆氣就是漫不經心的,搞的當隊長的

宮城很頭痛。


而且最嚴重的事情是,自從三井由宮城那裡知道木暮做巧克力的事情

後,木暮就再也沒來過球隊看他們練球。


『沒想到,沒想到就為了個什麼情人節,木暮忙到都不來看我練球了

(泣)』


(殘按:是看大家練球才對吧!)


『而且還是為了那個阿牧、仙道、藤真的……』


『等等!藤真?!』


『不會吧,藤真不是歸花形管,怎麼可以又來染指我的小暮呢?』


(殘按:喂喂喂,你也講得太難聽了吧,你真的是喜歡小暮嗎?^^;;


就這樣子,三井每天胡思亂想加發神經,學校師生和球隊的人比起他

混幫派的時候更怕他,遇到他時紛紛走避的距離更遠了。


(殘按:真的不是一個「慘」字了得!)


終於,三井還是撐到情人節當天了。


一進體育館就看到那些一年級二年級的在討論情人節巧克力,真礙眼

。><"


三井獨自走進更衣室換衣服,也不理會身邊的宮城,自顧自的拿了一

顆籃球去練三分球。


『去他的情人節!』


『到底是哪個混蛋規定情人節要送巧克力的嘛。』


『為什麼小暮要去做巧克力送別人呢?』


『我很難過小暮你知不知道……』


三井一邊投籃一邊想,越想越覺得傷心,心想乾脆翹掉今天的練球算

了。


此時一個一年級的球員喊著:「木暮學長來囉!」


三井驚訝的回頭:『!』




(解謎篇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