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劇情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比殘所見過的任何女性都還要態度高傲的L小姐,或者該說是羅雷萊
小姐,以萊茵河女妖【註1】為名的她顯然對自己的催眠術和美貌相當
自負,只見她端起殘那張俊俏的臉輕撫著,嘴裡卻說著駭人聽聞的狠
毒話語。

「藉由我的幻藥讓鷹村蘇芳侵犯他所保護的對象!」

因幻藥而喪失行動能力的殘只能屈辱的任憑那女人的手在自己臉上頸
上遊移,也是生平第一次在還有意識的情形下任人擺佈而沒有還嘴。

『這女人……她竟然想利用我毀掉蘇芳!』殘只能無助的望向似乎已
經沒有自己意識的蘇芳。

如果還有自己的意識的話,蘇芳一定會責備殘的。他竟然只考慮到蘇
芳會因此被毀掉,卻忘了擔心自己即將受到前所未有的屈辱遭遇,而
施暴的人竟是他所信賴的伙伴——鷹村蘇芳。

一向以女性保護者自居的殘,從未想過自己會有栽在女性手上的一天
。而且與之前的綁架罪犯不同,L小姐既非覬覦妹之山家族龐大的財
產,也不是要他那連美國太空總署都想延攬的頭腦。

她只是要用如此不堪的手段毀掉蘇芳!

殘是蘇芳在小學時就決定要保護的人。在蘇芳剛轉學到CLAMP學
園時,表面上看似與殘合不來的蘇芳在經歷那一次的綁架事件【註2】
後,才真正瞭解殘是他想保護的人。

身為政商要人都想延攬為保鏢的忍者後代——鷹村家的繼承人,蘇芳
有權選擇自己要保護的對象。而他選的人是有生以來第一個讓他在意
的人——妹之山殘。

然而,更惡毒的話語卻在殘第一次感到如此無助時,由L小姐美麗的
雙唇貼在他耳邊說出。

「我對鷹村下了很重的幻藥,他什麼都不會說的,只會照著我之前下
的暗示行動。當然,我也可以對你這麼做。不過為了讓你好好享受等
一下鷹村將對你做的事情,只要讓你喪失反抗的能力也就夠了。」

語畢,L小姐放開殘,站在床邊冷酷的笑了起來。

殘吃驚的瞠大了一雙碧眼看著眼前的這個笑的如此可怕的女人,短短
幾分鐘內,她就讓妹之山財閥最疼愛的么弟在毫無招架之力的情況下
,遭受到如此可怕的恫嚇。

不理會殘掩不住的驚駭表情,L小姐只撂下一句話:「雖然我也很想
在這看看兩個美青年的交歡場面,不過我想能夠拍下來也就夠了。」

L小姐放下一台微型攝影機後,便命令蘇芳送她安全離開宅邸。

想當然爾,受到L小姐控制的蘇芳或許已經將宅邸的安全系統在不驚
動妹之山財閥的保全部門的情況下全數解除了。

今晚即將發生在妹之山殘宅邸的醜聞將透過微型攝影機傳送到秘密組
織手裡嗎?


(待續…)


---
【註1】萊茵河Lorelei大石:傳說中世紀時,有一金髮女妖Lorelei
常常坐在大石上唱歌,以歌聲和美貌迷惑航經此處的水手,導致撞船
事件頻傳。

【註2】詳情請參照CLAMP學園偵探團漫畫原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殘 的頭像
小殘

【殘之居】小殘的創作與日常~義呆利、同人與原創小說、香港電影與娛樂情報~(APH故事超過60萬字,法蘭西斯中心小說字數超過50萬字!)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