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三井來說,外面的世界已經變的一點都不重要。


日本各大報的頭版、各大電視台的新聞節目、政商雜誌的專題紛紛不

約而同的拿他和彩子的婚事大做文章。


但是那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他們所討論的,只是「三井財閥的少東」與「高津家的小姐」的聯姻

,並不是他——三井壽的人生大事。


他所必須做的,只是依照父親的指示,還有周的安排,扮演好「三井

財閥少東」的角色。


讓自己沒有靈魂的軀殼暴露於燈光下,像個製作精巧的傀儡,演好他

被迫演出的戲碼。


當「三井財閥那個英挺俊拔的少東」漸漸成為日本國民茶餘飯後的話

題後,他再也不會想離開那棟豪宅了,正如三井的父親所期望的。


在日本全國人民的目光注視下,只要三井做出不恰當的行為,那麼父

親只消一通電話,木暮父親所負責的飯店就會面臨倒閉的命運。


幾乎在每一個宴會後的深夜,回到自己的房間後的三井,只想結束自

己覺得已經毫無意義的生命,但是他又不能這麼做。


他可以一死了之,可是木暮他們一家人該怎麼辦?彩子這個未過門的

新娘又要如何面對這樣的醜聞?三井家唯一最疼他的奶奶怎能接受他

這個不肖孫子比她先離開人世?


最重要的,他現在放棄自己的生命,就真的再也見不到木暮了,什麼

都沒有了,沒有了。


他,三井壽,只是世界這個大城市中偶然飄過的一顆塵埃。




 --------**---------------**---------------**--------




這幾天,阿牧在課堂上和球場上都顯得心不在焉。


即使是從進海南大附屬高校籃球隊就認識阿牧的阿神,也從來沒看過

阿牧這麼焦慮不安的樣子,而他除了在心底嘆息外,也不能做什麼。


不明究理的人還在背後偷偷談論:那個從來不動搖的阿牧該不會是戀

愛了吧?


阿神知道,自從他們在學校餐廳遇到木暮之後,阿牧就變了。


在醫院看到阿牧的表現更證實了他的想法是正確的。


一直被認為只全心全意在球場上求最佳表現的阿牧,戀上了那個相貌

斯文的大男孩——木暮公延,而他竟然提不出任何合理的解釋,為什

麼木暮可以讓他們籃球隊員心目中的帝王阿牧,產生如此大的動搖。


「哎,阿神。阿牧最近是怎麼了啊?好像都不太理我耶。」


連心思單純的清田都察覺到阿牧的異狀。


阿牧對清田來說一直是個閃閃發亮的籃球明星,即使先天上的條件讓

清田無法追隨阿牧走過的路成為一名出色的後衛,但清田也是不停的

努力著,進入海南大籃球隊半年就成了正式球員,打最適合他的位置

——小前鋒。


然而,最近阿牧的心不在焉,讓把阿牧當成老師及兄長的清田顯的有

點無精打采。


阿神沒有辦法向清田解釋為什麼阿牧會對這個可愛的學弟漸漸少了關

心,他更不知道阿牧接下來會怎麼做。阿神所能做的,只有盡力安撫

隊員們的疑慮,直到阿牧恢復為止。雖然他並不希望阿牧不開心,但

是他必須為其他隊員著想,甚至有了希望木暮公延消失在他們周圍的

可怕想法……。




(待續…)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