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ion!Possible?Impossible?


當天傍晚,流川和三井在宮城一行人的護衛下一起用餐。

除了有專業的法國廚師為王子烹調美味的晚餐,並且有酒保幫王子搭
配各種能襯托出食物美味的名酒。

海南大學不愧是名校中的名校,所以才能提供流川王子相當於五星級
飯店的服務。雖然籃球場也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因素,不過若是設備普
通的一般學校,隨行人員說什麼也不會讓尊貴的流川王子捨高級飯店
而住在這種學校附設的旅館。


(殘按:實在是豪華的有點誇張的學校……)


赤木和彩子已經成功的偽裝成負責接待流川王子的人員,一切看來都
蠻順利的,只不過護衛之一的宮城不知怎麼的老盯著彩子看。

好不容易退下來,彩子向赤木抱怨:「好奇怪,護衛中有個人老盯著
我看,真是糟糕……,難道我們的身份被懷疑了嗎?」

「這個可能性……很低,阿牧事先都幫我們安排好了,應該沒問題。
關於那個叫宮城的護衛的舉動,我倒覺得可能是……。」

彩子疑惑:「是什麼?」

「不,沒什麼。」赤木心想還是別多嘴的好(汗)。

「無論如何,行動都要小心。」

「這我知道。」彩子回答:「木暮學長他們呢?」

「改不過來?還叫學長。」赤木微笑:「木暮正在檢查這間會館的所
有監視設備,不知道對方何時會動手,不馬上準備好是不行的。」

「至於櫻木應該是……。」赤木還沒說完,手中的卷宗差點被捲爛。

櫻木花道那傢伙竟然和一個長頭髮的小伙子一邊抬槓一邊走過來!

「我跟你說,和我們海南大比起來,那個流川楓根本不算什麼!」

「少來!我告訴你,來十個流川楓都不是我櫻……。」赤木手上的卷
宗已經敲在櫻木頭上!

長頭髮的小伙子被嚇了一跳。

「你……櫻…什麼?」

「櫻友二!你放著工作不作,到處鬼混啊?」赤木破口大罵,一方面
是要轉移對方的注意力,另一方面櫻木的確是有點欠罵啦。

(殘按:櫻友二是赤木情急之下幫櫻木想出來的化名)

「清田!你還在那邊混什麼?等下還要練球!不想上場比賽了是不是
?」叫住清田的是阿牧。

赤木和阿牧交換了一個眼色,分別將櫻木及清田〝拖〞離現場。

被這麼一鬧的彩子一時也忘了剛剛宮城有事沒事就盯著她看的事。

至於木暮,本來應該是櫻木花道那傢伙幫他一起檢查監視設備的,不
過現在看來,似乎是被困在屋頂上求救無門的樣子(汗)。

這個任務,真的能夠順利完成吧?


(待續…)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