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因為有著相同的性別,讓我帶給小暮這麼大的痛苦。


那麼,如果我和彩子結婚,就不會帶給彩子痛苦嗎?


如果時光能夠倒轉,回到那個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聖誕節……。


我寧願將小暮擁在懷裡,兩人就這樣死去,那就不會有今天的痛苦了


我已經不再相信由神明賜與的幸福了。


不能讓我和小暮在一起,讓我傷害小暮這樣深,就算將我推入地獄我

也已不在乎。


就算他不記得我也好,我只想……只想再見他一面,用我這罪惡的雙

手緊緊的擁抱、確認,他的存在。




  --------**---------------**---------------**--------




小林完全沒有辦法理解為什麼阿牧也會被扯進三井和木暮的這件事情

裡面,那天阿牧和他提起的事情他也完全無法接受,他不能忍受再次

看到木暮為了三井而受到傷害。


但是,他到底能為木暮做什麼呢?他並不是唯一存在於木暮心目中的

三井,也不是能為木暮的病到處奔走的阿牧,他所能做的,只有靜靜

的在一旁守護著木暮而已。


他拿了三井家的錢,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重病需要開刀的妹妹

。可是就算是這樣,還是沒辦法洗清他的罪……。


或許,為了重病的妹妹只是自己給自己的理由,他心裡真正想的,是

讓木暮不再為三井而傷心落淚,讓自己成為木暮心目中的「那個人」

吧……。


現在的他,只能選擇退出這場殘酷的遊戲,在遠處默默的看著木暮,

期望他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




「阿牧!阿牧!」清田在球場的另一邊大叫。


沒想到阿牧竟然就讓對方球員把球從他面前超過。


幾分鐘後,看不下去的阿神作主把阿牧從球場上換下來。


那時,包括清田在內的所有球員真的是當場傻在那裡。


『我的天吶,阿神竟然敢把阿牧換下來耶~~~』


不過阿牧並沒有露出生氣的表情,反而笑笑的對阿神說:「我不知道

我是怎麼了,不過還是謝啦。」


然後阿牧就下場坐在休息區看著球賽。


阿神看了坐在休息區的阿牧一眼,輕輕的嘆息了一聲,輕到只有自己

知道的嘆息。


他知道,阿牧最近為了木暮的事情弄的心煩意亂的,只是沒想到從來

不把個人情緒帶到球場上的阿牧今天竟然會有如此失常的表現。


而阿牧呢,雖然看起來是在看著球賽,可是心裡想的全是關於木暮的

「那件事情」。


他和小林提到「那件事情」時,小林臉上表情的變化他清楚的記得。


那是憤怒、痛苦及無奈交錯的表情,那一剎那間,他忽然明白了,明

白了之前小林對他的不禮貌態度,明白了自己那天在醫院看到木暮昏

倒時差點失控的情緒。


他和小林,都為木暮而著迷了吧?


雖然他所知道的木暮,前湘北高校籃球隊副隊長,一個在略微瘦弱的

外表下有著堅強意志力的男孩,他本來可能不再有機會與他相遇的,

不過他們兩人卻再次相遇了。


而且他目睹了木暮最脆弱的一面,木暮無助的躺在病床上的樣子,他

怎麼能夠冷靜的下來呢?到底三井是傷他多深?到底是對他做了些什

麼?能夠讓木暮這樣為他而憔悴、受傷、失去記憶。


阿牧不知道,他也不想去知道,他只知道他必須幫助木暮恢復記憶,

否則,自己也將在木暮的記憶中消失……。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