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殘老是一派「教練」的架勢盯著蘇芳和玲練球,所以這次的「通

告」是玲好不容易才趁著練球的空檔送到學生會長桌上的。


送完通告後的玲急急忙忙的離開學生會辦公室,卻沒發現自己被一個

留著朝天髮的男子一路跟蹤,那男子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思考著:『

這間CLAMP學園的確是比想像中的有趣多了……』


同一時間,一個身後有著兩位美女搖旗子,戴著墨鏡的神秘男子盯著

一個顯示著CLAMP學園地圖的監視器:「如果那個人沒戴錯徽章

的話,很顯然他對我們的學生會有著濃厚的興趣……」




稍後,在體育館內……


仙道帶著一個籃球到正和蘇芳練球的玲面前,微笑著說道:「一對一

,OK?」


玲露出了驚慌的表情:「咦咦咦…?我嗎?」


「對啊,不然還有誰呢?」一派迷死人的微笑。




場邊的女學生A:「哇,那個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又出現了,如果是

我站在他對面,可能會當場昏倒!」


「喂喂喂,你不是蘇芳的擁護者嗎?怎麼現在迷起這個新來的帥哥啦

?」女學生B問道。


「沒辦法,誰叫蘇芳早就死會了,而且長年維持酷酷的表情,希望看

到微笑的帥哥也是人之常情嘛……。」


「說到溫柔微笑的帥哥,那邊那個一被女孩子包圍就臉紅、戴著眼鏡

的三年生你們覺得怎麼樣?」女學生C說道。


「我知道,就是那個理想丈夫的第二號人選嘛,叫做木……。」


以下持續討論帥哥的無意義(?!)對話……




籃球場內……


拒絕不了仙道邀約的玲已經開始和仙道單打了,其他的學生也都停下

來看著這兩個人的比賽。


過了一會兒,阿牧對清田說:「仔細看仙道的進攻,以及那個伊集院

怎麼防守的,我畢業之後對付仙道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聽到阿牧這麼說,清田更是聚精會神的看著這場比賽。


蘇芳退到殘的身邊,低聲說道:「除了我和伊集院,還有誰要參加這

場比賽?」


「雖然目前還沒有理想的人選,不過到時候事情自然就會解決了。」

殘搖搖扇子,悠哉的說道。


覺得殘太不負責任的蘇芳本來想繼續質問下去,但礙於這裡是公共場

所,只好作罷。 /-\


三井站在木暮和赤木身旁看著比賽,對他們說道:「雖然說這個伊集

院是剛剛才開始練籃球,但似乎有著超越常人的身手彌補其不足,你

看比賽到現在連仙道也佔不到多大的便宜,這個人我們必須小心。」


湘北隊沒有人反對三井的意見,就連一向很聒噪的櫻木也屏氣凝神看

著比賽(實在有點反常說)。


藤真等三人也是看著仙道和玲的比賽,並不時低聲交換意見。


至於陵南的隊員呢?看到仙道主動要求和玲單打已經有點驚訝了,對

於玲能夠和仙道打的幾乎是平分秋色更是吃驚。


『看來這間學校真是臥虎藏龍,不簡單說。』


這場前所未有的比賽(指漫畫世界而言?)就在眾人各懷不同心思下

接近尾聲了。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