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手術室門上的燈熄滅。


小林第一個衝上執刀的水島醫生面前:「醫生!他怎麼樣了?有沒有

危險?」


「你是哪一位?」


「我是……我是木暮的朋友。」小林好恨自己只能這麼回答。


「朋友?既然是朋友就應該多關心他啊!我真不明白,好好的一個年

輕人怎麼會營養不良、虛弱成這樣!」 醫生語帶責備。


小林驚愕的說不出話。


「醫生,最近木暮同學的心情很低落,不太肯吃東西,我們也很擔心

。」二之宮插嘴:「我們以後會特別注意的。最重要的是,我們想知

道木暮現在的情況怎麼樣?有沒有危險?」


「他頭部受撞擊的外傷手術進行的很順利,只是仍需要住院觀察一陣

子……。」


小林和二之宮露出有點放心的表情。


「不過……,」醫生示意兩人和他到另一間無人的診療室內說話。


「醫生,難道木暮的傷有什麼問題嗎?」小林擔心極了。


醫生繼續說下去:「本來這件事不是我這個外科醫生該說的,但看到

這樣的年輕人讓我不禁想告訴你們…。他受的外傷並沒有很嚴重,但

剛剛在手術時卻一度失去生命跡象,彷彿失去了求生意志。」


「所以,若你們是他的朋友,在他病情穩定、醒來之後,看能不能以

朋友的立場開導他一下,重新激起他對生命的希望。」


「啊,我會的,我會的!醫生,謝謝你。」小林激動的抓住醫生的手


醫生離開後,小林他們在護士的引領下進去看木暮。


其實,水島醫生還有一件事情沒有說,只不過身為醫生的他實在無法

相信這種事情,所以他只有將這件事放在心裡。


『原本以為這個喪失求生意志的年輕人可能會沒救了,卻在一瞬間聽

到了呼喚名字的聲音,而他的心跳和血壓竟然就在那聲音消失後恢復

正常!』


『似乎是個男孩子的聲音呢,並不是叫著〝木暮〞,而是……』


難道這是所謂的奇蹟嗎?水島醫生心想。


但也極可能是最近接二連三的大手術太多,缺少休息讓他產生幻覺也

說不定,明天還是請半天假好好在家休息吧。




 --------**---------------**---------------**--------




「小暮~~小暮~~~」聽起來像是深情卻又痛苦的呼喚。


坐在三井病床旁的周在打盹中醒來,看著不時呼喚著木暮的三井,喃

喃自語:「愛的越深,傷得越深,少爺你何時才能清醒呢?」


雖然三井是這麼的痛苦,明天,還是得辦出院手續將他送回那個他並

不喜歡的〝家〞。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