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最後,三井總算是明白了兩人父親的意圖了。


兩年前彩子的母親因病過世,她被父親接回家中,給了她新的生活,

父親表示要補償彩子……,至少他是這麼說的。而她也不想學什麼三

流肥皂劇的劇情,報復以前拋棄母親和自己的這個男人。


她隱約知道是母親選擇離開這個男人並拒絕他經濟上的援助。所以,

她接受一切的安排,包括進入女子大學,及成了自己親叔叔名義上的

養女——為了讓她有個〝身份〞。


「所以,你連和我相親都接受了?」三井問道。


彩子點頭。


而要彩子和三井結婚是祖父的意思,然而父親亦對她說,能嫁給三井

財閥的繼承人,對她和對整個家族都好。


彩子的父親和祖父兩代都是M黨元老,為了政治上的目的需要大財閥

的力量,而三井的父親需要政壇上有力的支持者來推動他的事業。於

是,兩個家族的目的在他們身上產生了交集……。


弄清兩人目前的處境,三井燃起一根煙,斜靠在車門旁,問彩子:「

妳父親就認定妳一定會答應嫁給我嗎?他知不知道我們兩人以前的關

係?」


「應該知道吧,雖然以前的事情我並不清楚,但是他似乎一直注意著

你們家族,包括你…和你弟弟……。」


「哼,如果篤沒有發生意外,那他們本來準備要讓你嫁給篤嗎?」三

井用輕蔑的口氣說道。

  

彩子低頭不語。


三井驚覺自己的失言,他向彩子道歉:「對不起,我沒有責怪妳或妳

父親的意思…,我只是…看不慣我父親……。」


彩子搖搖頭:「你說的並沒有錯,他們的確是要我嫁給〝某個大財閥

的繼承人〞,但不一定是你。」


三井第一次看到彩子露出這種嚴肅中透出一絲無奈的神情。


事情他是弄明白了,但是也非常感慨造化弄人,像彩子這麼好的一個

女孩子,那個當年在籃球隊支持所有隊員的活潑女孩,竟然會和他有

相同的處境。而可悲的是,他的心中只容的下木暮一個人,彩子恐怕

不可能知道這件事的。


「我明白了。」三井站起身,將手中的煙拋出,回頭問彩子:「想不

想去吃點東西?或者我送妳回家?」


「請送我回高津家的別墅……。」


回程的路上,兩人並未再多作交談。




 --------**---------------**---------------**--------




三井回到了學校宿舍,將車鑰匙拋到桌上,和彩子〝約會〞的短短幾

個小時已經使他疲累不堪。三井躺在床上,在腦中整理今天彩子說的

那些話,這種事要怎麼對小暮說?


「我要結婚了,對象是彩子。」如果是以前,這句話一定會被當成開

玩笑,然後被宮城那小子搥一頓,櫻木那傢伙鐵定幸災樂禍,流川在

一旁說著〝笨蛋!〞,接著兩人就大打出手,赤木出手修理這兩個小

傢伙…,最後出來當和事佬的一定是木暮……。


『木暮……,為什麼?我都下定決心要和你一起生活了,卻遇到這種

事…』


三井拼命的思考這件將影響三個人一生的大事。


『如果對方是別的女孩子,我根本可以一開始就拒絕的,可是既然知

道了彩子的處境和自己相同,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


『不,不對,即使對方不是彩子,我也無法隨意拒絕這門親事。父親

既然做出這種決定,表示和高津家的合作非常的重要,否則也不會就

這樣決定自己兒子的婚姻對象。』


『如果我斷然拒絕,誰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或許會對木暮…。


總之,得以保護木暮為優先才行…,除了木暮,世間沒有什麼事可以

威脅到他三井壽的……。


下定決心後,精神一鬆弛,三井便陷入沈沈的睡眠中,渾然不覺木暮

已經來到他的寢室……。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