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已經有點不記得昨晚最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三井並沒有

問周為什麼他會在醫院。


與其說是非常信任周這個男人,不如說他根本已經自暴自棄的不是很

在意自己的生死了。


辦好出院手續後,有點漫不經心的三井在周的伴隨下朝著醫院的出口

方向走著。


要回到那個令自己生厭的家,不如待在醫院還比較好一點,想到這裡

,走向出口的腳步就不是那麼的乾脆,甚至有故意繞遠路的嫌疑。


至少,這裡比那裡〝乾淨〞多了,也不用每天見那些如蒼蠅般黏過來

,想要巴結三井財閥未來繼承人的訪客。


周只是默默的跟在〝少爺〞身後。


終於,漫不經心的三井和迎面走來的兩個年輕人之一有了擦撞。


「喂!你這個人!」對方顯然有點生氣。


因為撞上的那一瞬間三井有特意的用力,對方的肩膀和手臂應該很痛

才對。


若在這裡故意引起糾紛而打架受傷的話,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繼續住院

治療,三井是這麼打算的。


『少爺!』周立刻插身在兩個年輕人中間,準備阻止隨時可能爆發的

肢體衝突。


「三井!?」出聲的是另一個名為二之宮隼人的年輕人。


原本對立的兩人頓時沈默下來,二之宮覺得小林的臉色有點難看。


「小林!二之宮!你們怎麼會在這裡?」三井非常驚訝。


「因為木暮同學……。」


「不要告訴他!」小林揉著仍然疼痛的肩膀喊道。


「木暮!?木暮他怎麼了?快點告訴我!」根本不理會小林剛才那句

話中的含意,三井搖著二之宮的肩膀。


眼看這場騷動快要引來醫院的警衛人員,周小聲的提醒三井。


小林也不想被趕出醫院,他放低音量對三井說:「你沒有資格過問木

暮的事情,在你拋下木暮的那一刻起,你就沒資格了!」


三井根本搞不清楚小林怎麼會對他這樣的態度,難道木暮在他離開後

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小林覺得他是罪人嗎?


看來滿腹怒氣的小林是不可能告訴他什麼了,所以三井繼續懇求著二

之宮:「我知道全是我的錯,拜託你,告訴我小暮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情?」


驚慌的心情之下,連「小暮」這暱稱都脫口而出了。


「別激動,我會說的。」二之宮移開了三井的手對小林說:「不管三

井和木暮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我覺得這件事還是必須讓三井知道的

。」


「可是這傢伙他讓木暮……。」


沒有理會小林的阻止,二之宮告訴三井他們昨晚送木暮到醫院時的情

形。


「那……那木暮現在在哪裡?我要見他!」


「我帶你去。」回答的竟然是小林。


周沒有提出反對的意見,反而和小林交換了一個眼神。


四個人往木暮的病房移動時,小林心中燃起的熊熊妒火只有他自己知

道。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