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大學校園的一隅》


和木暮同寢室的二之宮問小林:「……最近你和木暮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小林反問。


「別又來了好不好?之前才走掉一個三井,現在你又和木暮……。」


小林有點不耐煩的回答:「什麼三井不三井的?我和木暮之間什麼事

情也沒有。」


「木暮現在已經夠可憐了,我不准你再說這種風涼話。」


「我也知道木暮現在情況不好,但那是他和三井之間的事,我不認為

你應該……。」


小林似乎有點生氣:「你認為?可是我不認為關心身邊的同學—尤其

是現在的木暮有什麼不對。」


二之宮本想再說下去,但轉念一想,再遲鈍的人也看得出小林就是要

袒護木暮,與其繼續這種無意義的爭論,無端傷了兩人和氣,倒不如

睜隻眼閉隻眼算了。


反正,他以前不也曾默許三井和木暮那種不太尋常的親暱舉動嗎?若

小林真的和木暮有什麼的話,大不了下學期搬出去住就是了,這就是

所謂的「眼不見為淨」吧。


雖然二之宮並不討厭木暮,甚至有時還蠻欣賞木暮的,但現在看到三

井離開後小林忽然對木暮表現出超乎尋常的關心,不免開始迷惑,甚

至覺得再不離這些人遠一點,連自己都要搞不清楚是誰「不正常」了


其實,二之宮算是有時對身旁的事情表現的漠不關心的人,之前對於

三井和木暮的事情他也沒有過問或多說些什麼,一方面是他把三井木

暮兩人當成「比普通朋友更親密的關係」,加上木暮給人的印象「總

是溫柔親切的對待每個朋友」,所以他說服自己「木暮只是對三井更

親切而已」,直到三井搬出去後……。


現在讓他有這種反應的主要原因大概是三井和小林的不同吧。


以前三井在時總是扮演「付出」角色的木暮,現在反過來變成小林在

照顧他。如果是平常的情況下,一向親切又樂於助人的木暮根本不可

能會讓小林有機會「照顧」他的。


到此,即使是對周遭再怎麼冷淡的二之宮也看得出,失去三井後的木

暮是多麼的憔悴、多麼的脆弱,這全是「愛」「戀」這些字眼在作祟

吧!


而三井離開後傾盡心力想要照顧木暮的小林絕對也不只是因為同學之

間的情誼這麼簡單,二之宮這麼認為。他並不是好管閒事的人,但他

之所以會問起這件事無非是不希望木暮和小林兩人再受到傷害,一種

說不上來的感覺,他有預感現在那兩人目前的關係似乎在一層看不見

的烏雲籠罩下,並不會如表面的單純順利……。




 --------**---------------**---------------**--------




現在胸中這種苦悶的感覺是什麼?是思念三井嗎?不,不是的。


我,根本沒有資格思念三井的。


一切的一切,都怪我不該「戀」著三井,與其和我在一起以後受人指

指點點,不如和彩子在一起才是對三井比較好的。


那天,也許三井是希望我說出「喜歡」他,才告訴我彩子的事情吧。

我沒有辦法用言語說出我「喜歡」三井的心情,但我知道三井勉強和

我在一起是不會「幸福」的。


如果因為我的存在而使三井「不幸」的話,那麼我寧願讓自己消失…

……不再有讓彼此心碎的「戀」存在。




 --------**---------------**---------------**--------




木暮會讓小林想要盡力照顧他也不沒有原因的,木暮回宿舍已經三天

了,卻幾乎沒有吃什麼東西。那瘦削地令人憐惜的臉龐,略帶憂慮的

神情都是為了那個人嗎?


『木暮的心中除了三井,難道就容不下我—小林龍之介?』


『三井的離去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實,所以現在能夠讓木暮感到幸福

的能夠照顧木暮的,就只有我了。』


這天中午,小林打聽到第二校區的學生餐廳有提供一些能夠提振食慾

的餐點,於是他便半強迫不想用餐的木暮「陪」他到第二校區學生餐

廳,希望能讓木暮多少吃點東西……。


而一位皮膚黝黑,體格壯碩的男子也和一群看似籃球隊的人一起進了

這間餐廳。



(待續…)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