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劇情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其實,說真的,要殘臨時想出一個和木暮一起吃午飯的地方還真是有
點難,因為平常他都是在蘇芳安排好的地方進餐,不然就是在開會時
用餐,這附近有哪些上班族常光顧的店殘並不太清楚,所以他從離開
妹之山銀行後就一直在思考著。

木暮並不明白殘的心思,因為殘一直沒說話,所以木暮走著走著不知
不覺就盯著身旁的殘看。

『仔細看,他的身上流露著一股異於常人的氣質。』

『不管是剪裁合宜的西裝,或者是身上的配件,都看得出衣服主人獨
特的品味。』

『不知道他在銀行裡是擔任什麼職位呢?』

忽然,殘的嘴角浮起一抹微笑,讓原先盯著殘看的木暮不自覺的心一
驚。因為那並不是單純的微笑,而是略帶嘲弄,或者是說意味深長的
微笑,就像〝那個人〞一樣……。

像是察覺到木暮的反應似的,殘向木暮解釋:「我是想起了一家蠻有
趣的店,只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歡西式簡餐?」

「只要你方便就可以了,我對這附近的店也不熟。」木暮心想,剛剛
自己怎會盯著殘看呢?

殘回以一個無害的微笑,便繼續往前走,但是心裡想的全是木暮的事
。自己是怎麼了?為什麼才短短的幾個小時內,滿腦子想的都是一個
早上才認識的人?他並不是女孩子,〝應該〞不在自己關心的範圍內
,為什麼自己會想邀他一起共進午餐?為什麼會迫不急待的想要知道
更多關於他的事?

其實,早上在辦公室內,殘已經查閱了木暮的個人檔案,但是他對於
那些少的可以的身家資料並不滿意,他想知道更多更多資料上沒寫的
事情,於是期待著中午的〝約會〞。令他驚訝的是,一向以輕鬆的態
度處理任何事情的他,在等待午休的那短短數小時,竟破天荒的帶著
一絲絲的焦躁不安……。
     
十幾分鐘後,殘停住腳步,兩人一起站在一間「杜克萊恩咖啡屋」前
,殘微笑的對木暮說道:「這就是我說的店。」一邊推門一手拉著木
暮的右手臂:「進去吧。」

木暮有點吃驚的看著殘的側臉,覺得殘似乎是和自己相識許久的朋友
似的拉著自己的手,心中的錯愕和喜悅交錯著並隨著殘進去咖啡屋…
…。


(待續……)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