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井物產株式會社‧會長室


對於三井一改之前的強硬態度,反而主動要求和彩子提前舉行婚禮,

三井的父親起先頗為不能理解,但這個結果是雙方家長所期望的,所

以他倒覺得落的輕鬆。


原先,他還以為三井這個逆子會做出什麼樣驚天動地的事情來阻止這

這樁政治婚姻,原來也不過爾爾……。


年輕人都是這樣,不知天高地厚。什麼只要愛情啦,為了所愛不惜犧

牲一切啦,說來說去,最後還不是要考慮到現實。


也許,這個逆子終於學會為家裡和前途想一想了,何況憑三井財閥的

財力和高津家的政治勢力,以後還不是要什麼有什麼,就算要呼風喚

雨也不難。


現在要做的,除了趕緊準備婚禮外,還得阻止那個逆子再和木暮公延

見面,否則,不知道婚禮前又會出什麼差錯。


既然已經決定了,三井的父親拿起手機,打了數通電話……。


無論用什麼手段都沒關係,這都是為了三井家族和壽那個逆子好…。




 --------**---------------**---------------**--------




木暮勉強提起精神去上課。


其實,現在的他根本無心上課。


昨夜裡眼睛哭的紅腫的他,總是用迷濛的目光在尋覓三井的身影。


多麼希望三井像以前一樣孩子氣的,忽然從背後矇住自己的眼睛,然

後小聲的在耳邊說:「猜猜我是誰?猜錯要讓我吻你,猜對你要吻我

。」


他,或許再也見不到三井了。


「戀」這個字是多麼的沈重,沈重到讓自己自己快要無法呼吸。


到底是自己「戀」著三井,還是三井「戀」著自己,他已經分不清楚

了。


唯一清楚的是,那天在屋頂上所發生的事情,已經深深的傷害了彼此


『都是我的錯,都怪我不敢面對自己「戀」著三井的這個事實,所以

……讓三井選擇了彩子。像我這樣的人,根本沒有資格「戀」著三井

,和我在一起只會增加三井的痛苦……我……』


複雜的思緒被一聲怒斥打斷:「第三排後面那個戴眼鏡的!上課中你

發什麼呆!」


木暮吃驚的抬頭,講台上的教授正怒目瞪視著自己。


不到半秒鐘,坐在隔壁的小林趕緊發言:「報告大澤老師,木暮同學

他身體不舒服還勉強來上課,所以……。」


木暮茫然的望著小林,他似乎連思考判斷的能力都將要失去。


教授用懷疑的口氣問木暮:「是真的嗎?」


「所以,請准許我帶木暮同學去保健室休息,他真的很不舒服,連講

話都沒力氣了……。」


現在全班的學生都看著教授和木暮他們,而木暮的確看起來臉色極差

,為了避免被學生說不近人情,他只好說:「身體不舒服不要勉強來

上課,免得影響別人。總之,快帶他去保健室吧。」


小林很快的幫木暮收好東西並拿著,扶著木暮走出教室……。


一路上兩人都沒說什麼,到了保健室後,木暮才對小林說:「謝謝。


值班護士走過來問:「這位同學怎麼了?」


「他胃有點不太舒服,想要在保健室躺一會兒。」小林隨口扯了個理

由。


「那要胃藥嗎?」


木暮正要開口,小林搶著回答:「他剛剛已經吃了,只要休息一下就

可以了。」然後對木暮眨眨眼。


「那好吧,你就躺這裡,真的很不舒服要叫我喔。」護士對木暮說完

後就去忙她的事情了。


木暮脫下鞋子,在病床上躺下。


他的眼光甚至不敢直視小林,因為小林竟然為了袒護他而說謊。


而小林平時最自豪的事情就是,他,小林龍之介,絕不會對師長和朋

友扯謊的。


似乎是看穿了木暮的心思,小林低聲說道:「你的臉色真的很差,說

你身體不舒服並不算騙人,何況心理的痛苦比肉體上的痛苦更難以忍

受,所以你就什麼都不要想,好好的休息吧。」


「其他的課我會幫你請假的。」


此時木暮的心裡泛起一陣酸澀的感覺,這些天來,他完全和三井失去

聯絡,卻反而一直在接受這些普通朋友的好意。阿牧也是,小林也是

。然而,自己心思交瘁躺在病床上的現在,三井,你到底在哪裡?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