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赤木一行人在搭上CLAMP學園的專車後,便開心的在專屬車

廂裡玩起紙牌和遊戲組合。


時間漸漸的過去,號稱運動量最大的櫻木首先喊起餓來了,其他的人

此時也發現自己的確有點餓了說,正想該怎麼辦時,一個穿著廚師服

,面帶微笑的少年推著餐車走過來。


有著陽光般笑容的少年自我介紹:「各位好,我是CLAMP學園高

中部的伊集院玲,各位的飲食是由我負責的,希望我做的餐點能合你

們的口味。」


玲打開餐車上每盤菜的蓋子,一道道精緻的菜讓櫻木口水直流,伸手

就要端,被赤木抓回去搥了一記,罵他沒規矩。玲吃了一驚,不過他

的沒神經也是蠻出名的,所以也不以為意,稍後便一一夾菜給神奈川

縣四校籃球隊的眾人。


吃慣學校伙食的三井宮城等人自是覺的太好吃而狼吞虎嚥起來,赤木

和木暮是邊吃邊讚不絕口;藤真和花形則是討論起玲的手藝來了,並

不時向玲請教菜的作法;清田也是吃得開心極了,在阿牧和阿神面前

興奮的像個小孩;仙道面帶微笑的品嚐每道菜,越野則是邊吃邊要想

辦法制止聒噪的彥一吵個不停。


就在另一個車廂,也就是學園特警的臨時外勤基地,繪里衣、數奇屋

橋和小威正在吃著小健做的一堆豪華便當,繪里衣和數奇屋橋自然是

甜甜蜜蜜的,而小健也忙著幫小威倒茶,夾菜。數奇屋橋依然不改當

年在高中時的作風,又忍不住說道:「你們真的感情很好耶,讓我都

看傻了。」


「你說,誰和誰感情很好?」小威嘴裡塞著維也納香腸問道。


「你和東國丸啊。」數奇屋橋回答。


「有沒有搞錯,我和他一點都不熟!」


「你說什麼呀!我和你是一起維護校內和平的…學園特警杜……!」

健多朗還沒講完就被小威用手堵住嘴。


「呵呵,秋海洞同學,你忘了我已經是學園特警的一員啊?現在你不

用再堵住東國丸同學的嘴了。」數奇屋橋笑著說道。


「說的也是,好像變成反射動作,我是怕他被繪里衣打嘛。」小威邊

說邊放開手。


說時遲那時快,繪里衣的大木槌應聲落下,兩人被打的四處逃,便當

裡的菜滿天飛舞。


「吵死了,你們兩個!講過多少遍了,我們是『學園特警杜克萊恩』

這件事,是秘密!是最高機密!『學園特警杜克萊恩』隊則第41條!

『隊員應極力避免引人注目的舉動!』」繪里衣將槌子一丟沒好氣的

說道。


正在一團亂時,螢幕出現了長官的畫面,長官帶著墨鏡,拿著折扇(

背景:兩個搖旗灑花瓣的神秘美女)面帶微笑問道:「小威,健多朗

做的愛妻便當好吃嗎?」(註:有看過學園特警漫畫原著的讀者可能

會發現,這位神秘長官長的和妹之山殘有點像 :p)


小威正要辯解時,健多朗一反常態的問道:「長官,這次的任務為什

麼和以往不一樣?我們的主要任務不是解決學園內所發生的事件和維

持地方和平嗎?我看不出為何要我們護送這些高中生。」


聽完小健提出的問題後,長官依然保持著微笑,不過小威、繪里衣全

都很害怕的擠到還在吃著便當的數奇屋橋身邊。


「喂,你是不是最近對健多朗太冷淡了,他受了刺激,所以變的一本

正經啊,這樣很不正常耶。」繪里衣小聲的問道。


「我覺得是健多朗常常被你打笨,笨到極點,物極必反,所以今天才

會提出這種問題。」小威回答。


「那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看長官如何回答吧。」


三個人一致同意,於是一起看著螢幕和小健。長官說話了:「因為這些

高中生是CLAMP學園很重要的客人,而且他們是從另一個地方來的

普通高中生,為了不讓他們在CLAMP世界裡受到秘密結社或者其他

組織的傷害,所以需要你們的護送。這就是你們這次的任務!」


「長官,可是……。」小健還有問題,話還沒說完就又被繪里衣修理:

「長官說的任務就是任務,還可是?」


「可是……可是我想問長官,我們等下就可以到CLAMP學園了,為

什麼要搭臥舖列車?」小健滿腹委屈的說道。


「這……。」繪里衣和小威也思考起這問題,數奇屋橋依然在吃便當,

他喝了口熱茶,說道:「我想,長官一定是覺得臥舖列車比較有趣吧。


「賓果!」長官拿起一本〝臥舖列車殺人事件〞說道:「因為我想讓你

們坐臥舖列車看看會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這本書寫的還蠻有趣的。」


「長官平常到底在想些什麼啊!?」小威和健多朗都覺得很受不了,繪

里衣則是又回到數奇屋橋身邊兩人一起甜蜜蜜的吃飯後水果了。




 --------**---------------**---------------**--------




在CLAMP學園的某辦公室裡,兩個少年正在爭執。


「會長,你這樣做是不合規定的。」


「別這麼說嘛,我也是為了學園好啊。」被稱為會長的少年回答道。


「我看不出來你是為了學園好,這純粹是你個人的喜好吧?」另一個少

年咄咄逼人。


「你誤會我了,你看看我熱情洋溢的雙眼,我真的是為了學園好。」他

的眼睛冒出火。


「是嗎?那你怎不趕快處理這堆積如山的文件?」少年轉頭不看他的眼

,而且有點不以為然的說道。


此時被稱為會長的少年早已悄悄移動到門邊,而且窗外適時傳來一聲女

孩子的尖叫,在質問對方的少年反應過來時,溜到門邊那位被稱為會長

的少年早就奪門而出不見蹤影了,於是,文件繼續堆積,故事也有待下

回分解……。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