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暮到底有多喜歡三井?


這個答案恐怕連木暮本人也不知道。 


何況,現在木暮什麼都不記得了。 


而小林到底是何時喜歡上木暮的,他自己也迷惑了。 


或許,是由他變得有點嫉妒三井那時候開始吧。 


他發現木暮總是對三井特別的溫柔,有時為了三井的任性而傷腦筋,

有時幫三井複習功課。不管三井做了什麼讓人生氣的事情,木暮總是

露出苦惱的表情後又溫柔的笑著原諒他,甚至為了三井向別的同學道

歉……。 


原本對三井很生氣的人,只要是溫柔善良的木暮出面,沒有不屈服的

。 


這種三天兩頭就因為衝動而闖禍、得罪同學的男人有什麼好! 


雖然現在的木暮忘了三井的事情,可是也把小林給忘了。 


也許真如高津醫生所說,這是一個將木暮搶過來的好機會。 


這幾天小林不斷的告訴木暮關於以前的事情,然而,刻意忽略掉三井

的部分不談,小林發現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和木暮說的了。 


為什麼木暮的過去和三井有這麼大的交集?而自己所佔的只有一點點

。 


真可恨! 


但小林也不能告訴木暮,他是木暮的戀人。 


他並不是怕二之宮知道後會說什麼,而是自尊心不容許他這麼做。 


他,小林龍之介,從來不說謊的。 


由知道內情的人眼裡看來,小林只是扮演阻礙木暮和三井復合的一著

棋子罷了,但他一點都沒有欺騙木暮的意思及打算,他是真心喜歡木

暮的,他只想讓木暮知道這件事情,而且不希望三井再出現、再傷害

木暮,他絕對不容許這樣! 


只要能讓三井和木暮徹底的分手,以後照顧木暮的事情就由他承擔吧

。 


木暮和三井在一起到被三井拋棄的這段時間已經夠苦了,既然現實環

境不容許他們在一起,還是讓木暮忘掉這段痛苦的回憶,接納另一份

新的感情才是對木暮公平的……。

 

   


 --------**---------------**---------------**--------

 

   


接連幾天不眠不休的看顧木暮,小林今天竟然在木暮的床邊睡著了。 


而剛剛醒來的木暮用一種難以捉摸的表情看著小林一會兒,之後便溜

下床鋪走出病房。 


木暮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想要擅自離開病房。 


只覺得好像有一個很重要的人沒有來看他。 


木暮很介意。 


但又不知道「那個人」是誰。 


因為現在的他什麼都想不起來,只知道一些小林告訴他的事情。 


沒有根據的,他覺得若走出病房,或許可以在「外面」遇到那個重要

的人……。 


  --------**---------------**---------------**--------

  


「唉唷,好痛!阿牧你走慢一點啦。」在野口醫院走道上發出抱怨聲

的人是清田。 


「別撒嬌!腳會變成這樣還不是你自找的。」攙扶著清田的阿牧故意

用不帶任何同情的語氣說道。 


「阿神,你看啦,阿牧都不同情我腳扭傷,還對我這麼兇。」清田轉

而向走在身旁的阿神撒嬌。 


「不然,換我扶你好了。」阿神微笑著說道。 


「啊,不用不用,我還是扶著阿牧走比較好。」清田搖頭。 


雖然想讓比較會同情自己腳傷的阿神攙扶,但阿神實在長得太高了,

或者該怪自己太矮,總之,還是讓身高比較接近的阿牧扶著走起來比

較順吧,清田這麼想。 


清田不太喜歡有人說他是「個子最矮的灌籃手」,不過這也表示他的

爆發力及彈力驚人。何況這也只不過是一些成不了正式球員的人在背

後說的風涼話,若要以阿牧為目標,成為海南大第一的球員,這種小

事就不該計較才是。 


「清田,既然要讓我扶你就不要抱怨。還有,一點小傷就唉唉叫的人

是成不了海南第一的。」 


阿神看阿牧又一如往常故意板起臉孔教訓清田就覺得想笑,只不過他

還是保持著一貫深不可測的的表情走著。 


腳扭傷已經很痛了,還被阿牧教訓一頓,清田覺得自己真是可憐。 


清田一邊奮力的移動疼痛的左腳前進,卻想著難得阿牧開車載他,應

該乘機慫恿阿神和他共謀讓阿牧請客,就當作是受傷後補充鈣質吧。

(這是哪門子歪理?爆汗) 


不過就在他無意中望向走道左前方時,他看到了一個有點面善,正搖

搖晃晃的扶著牆壁走向他們的人。 


「阿牧,你看,那個人是不是以前湘北高校籃球隊的副隊長—木暮?

」 


『?!』阿牧和阿神聞言不約而同的一起往清田所指的方向看。 


「他怎麼會在這裡?」阿牧低語。 


木暮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裡,卻開始覺得頭昏,於是便扶著牆壁

走。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在這裡?為什麼你沒有來看我?你到底是誰?

』木暮腦中充斥著這些混亂的思緒。 


兩邊的距離越來越近,正當阿牧想要叫喚似乎沒有看見他們的木暮時

,木暮只覺得眼前一黑,雙膝就要無力的著地……。 


「阿神!」阿牧將清田推向阿神,立刻衝上前去扶著差點要再次昏倒

在地上的木暮。 


一時被眼前的情況所鎮攝住,清田只能和扶著他的阿神呆立當場。 


阿牧非常擔心的看著木暮:「你還好嗎?」 


木暮無力的抬頭望著對他來說已經成了陌生人的阿牧說了聲:「謝…

謝……」,疲累的雙眼來不及捕捉到在不知名遠方「那個很重要的人

」的模糊身影,來不及尋覓到真正的答案,木暮就這樣昏厥在阿牧懷

裡……。

   


 (待續…)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