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奈川‧野口綜合病院


「有急救病患!請讓一讓!」


「快聯絡外科的水島醫生!」


「第二手術室準備好了沒?」


深夜裡被救護車送到醫院的急救病患,是木暮。


「木暮!木暮!你要振作一點!」小林緊跟在失去意識的木暮身旁,

而跟在病床的另一邊的是二之宮隼人。


眼看著木暮被推入手術室的小林看起來頹喪極了,二之宮心想。


「放心,木暮同學不會有事的。」


「都是我!都是我不好,如果我早點發現木暮的異狀……。」


「小林,」二之宮拍拍小林的肩膀:「別自責了,笨蛋也看的出來你

最近是如何盡心的想要照顧木暮,會發生這種事情並不是我們能夠預

料到的。」


『可惡!可惡!為什麼木暮的心裡就只有三井一個人?我好恨!』小

林根本沒辦法將二之宮的話聽進去。


「我們現在只能祈禱木暮同學能夠平安無事……。」




 --------**---------------**---------------**--------




野口綜合病院某單人病房內……


「周,這樣子讓大少爺待在醫院裡好嗎?」一個看似保鏢的男人問坐

在三井身邊的人。


「這你就別操心了。我已經和老爺報告過了,有事我負責。」被稱作

〝周〞的男人這麼回答。


「那…我先回去覆命了。」那人說完便離開病房。


男人看著躺在病床上熟睡中的三井。


〝周〞這個男人是中日混血兒,在三井財閥擔任保鏢已將近二十年。


他和那些像是看門的、守衛的保鏢層次不同,不但極有教養、精通各

種武術,並受到三井父親極大的信任,常常隨侍在側。


這也是三井父親將監視三井的行動交給周全權負責的原因之一。


今天晚上在酒吧發生的意外狀況,如果不是機警的周上前奪下三井手

中的冰鑿,恐怕三井的左手就要廢了。


「真是傻……。」看著三井睡臉的周不禁輕嘆。


那時,被奪下冰鑿的三井還是無法控制情緒,周只好一個手刀將三井

打昏帶走。


臨走前丟下一疊鈔票對酒保及在場的客人說:「他心情不好又喝醉酒

才會這樣,實在很抱歉。這點錢請在場各位喝整晚,各位就忘了這件

事情吧。」


那疊鈔票少說也有三十萬,酒保誠惶誠恐的說:「貪財了,不瞞您說

,這間小酒館一晚的營業額才五萬……。」


周將三井扶好,往店外走:「別客氣,請各位今晚盡興吧!」


不過周並沒有將三井送回家,而是聯絡了他認識的精神科醫師幫三井

安排了一個病房以及注射鎮定劑。


也許是多管閒事,但他覺得把這樣情緒不穩的的三井送回家未免太可

憐了……。


或許睡一覺醒來,事情還是無法有轉機,但希望三井少爺能夠想開點

就好了。


要怪,也只能怪三井愛上不該愛的人吧……。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