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晚,三井獨自一人坐在客廳裡啜飲著家裡珍藏的烈酒。


價值不菲的深色茶几上堆著寫滿日文或英文的文件。


他,三井壽的未來,就將要由這些文件來決定了。


原來他的一切都已經被父親計劃好了,婚禮一結束他和彩子就馬上出

國度蜜月,甚至連三井在美國的住處和學校都安排好了,只等著他和

「新婚妻子」一起過去。


父親這種作法算什麼呢?他都已經決定和彩子完婚了,難道父親連讓

他和木暮生活在同一塊土地上的小小權利都要剝奪掉嗎?


和木暮當真要永遠別離了嗎?


上大學之後,三井沒有加入海南大學籃球隊,因為,那裡沒有木暮的

容身之處。


他曾經很熱愛籃球沒有錯,但是他到底為什麼而打球的呢?


打球並不是為了他自己啊,家裡也沒有人贊成他打球,甚至還為了他

去念湘北的事情鬧的不可開交。


原本他以為他是為了安西教練當時的激勵而打球的,所以他來到湘北

高校,但是在遇到木暮之後,他發現只要他球打的好,就可以看到木

暮開心的表情。


木暮才是真正喜歡籃球的人吧?即使他看起來一點都不耀眼,在其他

人展露鋒芒的球場上,木暮寧願當個觀眾和支持隊友的好好先生。


木暮真的真的很喜歡籃球呢,在發現不能加入海南大籃球隊時,木暮

一定有點沮喪吧,這樣拒絕木暮的籃球隊就算再好,三井也沒有動機

去積極爭取入隊了。


其實三井在準備重考的那一年也越來越少打球了,他的時間都用來準

備考試和打工。即使家裡沒有完全斷絕他的經濟來源,至少他希望能

讓木暮知道他並不是一個好吃懶作的人。


那幾年他把三井家族對他的期待推給弟弟篤來承受,任性妄為的在外

面過了好幾年自己想過的生活,無論是和鐵男他們鬼混,還是打籃球

,亦或是去投考木暮所念的海南大學,都不是家裡所希望的。


看來現在的他只是報應到了,他沒有資格發出怨言。


只是……只是他已經傷害木暮這麼深,即使想向木暮道歉也已經沒有

機會了,甚至木暮都不記得他是誰了,這樣的結果他怎麼能夠輕易接

受?


就這樣順應父親的期望和彩子舉行婚禮,一走了之,那他這些年來和

木暮的感情和回憶到底算是什麼?到底被當成什麼?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