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兩個人的聖誕節」




                                                                               

「兩個人的聖誕節」是小殘在1997前聖誕節前夕趕出來的小說

                                                            

是我的第一篇三暮小說,也算是後來的長篇連載Dance With Me的前傳

                                                             

當時的文筆可能不是很好,但是是我拼了命在那年聖誕節前夕寫出來的

                                                              

現在找出檔案重新排版過,還請各位喜歡三井木暮系列的讀者笑納 ^^"



       三井&木暮系列之Dance With Me前傳

  


                    兩個人的聖誕節




聖誕節的前夕,路上盡是為了過節而忙碌過往的人群,紛飛的白雪,

一一飄落在城市的每個角落。一陣冷風吹來,三井拉緊了身上的大衣

,只想趕快回家洗個熱水澡,便急急忙忙的趕路。


這個聖誕節又得一個人過了,三井心想。如往年一般,家人到親戚家

過節,留下不喜歡出遠門的他一個人看家。他一點也不喜歡到親戚家

被人評頭論足的,他就是念縣立高中,他就是只會打籃球,他就是功

課爛,那又怎樣?他就是不想和那些所謂念明星學校的親戚比,所以

從不參加所謂的親友聚會,因為說穿了,那只不過是大人們拿自己的

小孩來做比較的場合罷了,去了只是自討沒趣……。


到了家門前,三井手伸往大衣口袋掏鑰匙,卻發現遍尋不著大門鑰匙

的蹤跡。肯定是出門時忘了帶,這下可慘了,難不成今晚得被鎖在門

外一夜?不凍死才怪!三井狠狠的搥了大門一記,正想破口大罵時,

「三井……」有人叫他,他回頭一看,是木暮,他覺得又驚又喜,高

興的抓住木暮的手問道:「木暮,你怎會在這裡?」


「我剛好經過這附近,就想來找你……。」


「這樣子呀,我被鎖在門外了,今天能不能借你家住一晚啊?」


「咦?這……。」


「不方便嗎?那你來找我是……?」


「我…我說過了,我是剛好路過……。」


「是嗎?」此時三井發現木暮頭上已經積了薄薄的一層雪,便一邊動

手撥掉一邊說:「你看看你,頭上都是雪,這樣會感冒的。」


「啊,這……。」木暮有點不好意思的自己也趕忙動手撥掉身上的雪

,然後問道:「你被鎖在門外啊?你的家人呢?」


「甭提了,他們都不在,而我又忘了帶鑰匙出門,就被鎖在門外了,

而且今晚他們不會回來的。」三井無奈的說道。


「………。」木暮低頭思考了一下,便對三井說道:「那……如果你

願意的話,今晚到我家住一晚好了,不然……。」


「願意,當然願意!說真的,若不是你來找我,我還真的沒地方去了

,會凍死在街上。」三井高興的說道。




    ****************************************************




木暮家門口……


「木暮,你家也沒人在呀?」三井看了看只留一盞小燈的房子問道。


「是啊。」木暮苦笑著解釋:「因為難得父親的公司招待聖誕假期旅

遊,所以家人都跟著去了,留下我看家。」


「唉,看來我們兩個可真是同病相憐啊。」三井拍拍木暮的肩膀說道


木暮打開了大門,開了燈,領著三井進入客廳,說道:「你先坐,我

去倒飲料。」


三井脫下大衣,坐下來不一會兒,木暮端著兩杯熱可可過來。三井接

過杯子,啜了一小口,對木暮說道:「真是得救了,在這種冷死人的

天氣,喝一杯熱可可真是至高無上的享受啊。」


又喝了一口可可,三井接著說道:「說真的,幸好你來找我,不然我

今晚恐怕沒地方可去了,一些朋友的家我都不知道在哪兒,何況我又

是個壞學生,要借住恐怕也……。」


「誰說的?你才不是壞學生呢!」木暮放下杯子說道:「你只是……

。」


「你要說〝一時糊塗〞是嗎?」三井也放下杯子,抓著木暮的手說道

:「雖然只有你會這麼想,但是我真的非常高興,經過了兩年的荒唐

歲月,還能有機會回到籃球隊,和你一起度過今年的夏天。」


「三井……。」木暮聽三井這樣說,心裡通過一股暖流,但是卻緊張

的連忙抽回被三井抓著的手。


「木暮,怎麼了?」三井對木暮的反應有點困惑。


「沒……沒事,我有準備一點聖誕節晚上要吃的東西,你要不要先去

洗個熱水澡,我去弄點東西來吃。」


「是聖誕大餐嗎?小暮你會做菜啊?」三井捉狹的說道。


「小暮?」木暮還是第一次這樣被叫做小暮。


「啊,沒事沒事,我去洗澡了,浴室在哪裡啊?」三井心想,沒想到

自己竟然會脫口說出心裡對木暮的暱稱啊。


「那條走廊進去左轉就是了,我拿條毛巾給你。」


拿了毛巾,三井便去洗澡了,而木暮則到廚房去,拿出早就準備好的

材料開始弄聖誕大餐。木暮本來想說只有自己一個人過這個聖誕節,

東西別買太多,結果去採買時卻還是忍不住買了一堆東西。因為他是

多麼想和三井一起過節,所以晚上才去三井家邀他的。誰知見到了他

的面,卻啥也說不出口,而三井卻先提出要借住他家……。


能等到三井真是太好了,不然他會被關在門外凍一晚,自己也只能一

個人過節了。自己過節不要緊,頂多是寂寞了點,若是三井就這樣在

屋外凍壞了,那怎麼得了?


木暮邊想邊弄,不知不覺餐桌上擺了滿滿一堆東西,原來自己因為一

心想和三井過節,而買了太多東西嗎?木暮心想,這堆東西恐怕四個

人也吃不完……。




    ****************************************************




「木暮!木暮!」因為離廚房太遠了,三井跑出浴室到走廊大喊:「

你有沒有衣服借我穿啊?」


「什麼事?三井?」沒聽清楚三井喊什麼,木暮往浴室方向跑去,看

到三井只圍了一條浴巾站在走廊上,木暮不禁臉一陣紅,連忙說道:

「三井,你……你這樣會感冒的!」


「我也不願意啊,可是你總得拿衣服借我穿吧,我剛才喊你又沒聽到

,只好跑出來了。」三井做了一個很無奈的表情說道。


「好…好……,你先進去,我去拿我的衣服借你。」


木暮連忙跑到自己的房間,想找借給三井的衣服,卻有點慌亂起來了

,這件也不行,那件也不好。三井還在浴室等著呢,不管了,就這件

和那件吧,不過三井君穿的下嗎?木暮翻來翻去,乾脆將衣褲各拿一

大疊,急忙跑到浴室,一股腦塞給三井,說道:「都在這,你拿去穿

吧。」


「咦?我穿不了這麼多啊,只要一套就好了,木暮你……。」三井覺

得有點奇怪,木暮將門關上,說道:「趕快穿上,不然會著涼的。」


有小兔子的T恤?三井不禁啞然失笑,木暮真的是很可愛啊,以前練

球時常穿的應該就是這件吧?就穿這件好了……。三井穿上木暮的衣

服,再套上自己的毛衣,穿著木暮的衣服,覺得胸口暖暖的,大概是

木暮的衣服比較小吧,三井心想。


三井穿好衣服出來,發現木暮在調暖氣,卻一面打噴嚏,便趨上前摸

摸木暮的額頭,說道:「你是不是剛才在外面著涼了?我看你也去洗

個熱水澡吧。」


「可是我東西還沒弄好。」木暮有點猶豫。


「別弄啦,先去洗再說吧。」三井邊說邊推著木暮往浴室去:「難得

的聖誕節,生病了就不好玩啦。」


將木暮推到浴室門口,三井笑著說道:「裡面一堆你的衣服,所以你

可以直接進去啦。」


木暮進去後,三井問道:「你的吹風機在哪?借我一下。」


「在樓上我的房間裡,門口有掛襪子的就是。」木暮從門後回答。


「謝啦。」三井說完便跑到樓上去了。




    ****************************************************




在浴室裡……


木暮摘下眼鏡,看著鏡中的自己,嘆了一口氣。脫下身上的衣物,打

開蓮蓬頭從頭淋濕全身……。


自己現在到底是何種心情呢?第一次邀三井到家裡來,如果他不是被

鎖在門外,他會來嗎?自從退出籃球隊後,只有週日才去籃球隊看大

家練球,三井已經高三了,卻還是留在隊上,自己很想問他對未來的

打算,卻又說不出口。每週看著他練球,心裡竟然有一種說不出的苦

悶,難道三井就只能這樣子了嗎?籃球曾經是他的全部,在受傷後他

因為不能打籃球,不能參加比賽而自暴自棄。如今,高中籃球生涯已

經結束了,如果他不能再打籃球,那……。

 


此時在樓上……


三井進入了木暮的房間,映在眼前的是一個整齊、乾淨的書房,書架

上擺滿了應考的書籍,書桌前貼了一張考試合格的勵志標語。


「小暮果然是很用功啊,不像我,根本不是唸書的料……。」三井摸

著牆上的標語喃喃自語。忽然,他瞥見桌墊下一張褪色的照片,照片

上的少年們露出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其中一個自信滿滿的陽光少年身

旁站著一個表情略微羞澀的少年。


看著那張照片,三井一陣心痛。原來,他一直保存著這張兩人第一次

在籃球隊合照的照片嗎?陽光少年已經不復存在了,羞澀的少年也已

經成熟、長大了。那我呢?我是從何而來?又將往何處去?三井痛苦

的幾乎是俯靠在木暮的書桌前……。


髮稍一滴、兩滴水滴在桌上,才提醒了三井他是來拿吹風機的,三井

以手抹去了水痕,收拾起自己的情緒,他不想等下影響木暮的心情,

也不想讓木暮知道他會為了一張舊照片而心痛……。




    ****************************************************


三井離開了木暮的房間,到客廳去吹乾自己的頭髮。木暮還沒出來,

他走向廚房,看到了滿滿一桌食物,先是有點吃驚,一個人過節怎麼

買這麼多東西?都足夠一家人吃了。後來想起之前在門口遇到木暮的

情形,三井心裡有點明白了,露出慣有的嘲弄般的微笑,笑木暮真是

笨的可愛,他們兩人又不像櫻木花道那種食量,這堆東西吃到明天也

吃不完……。


正當三井看著一桌食物在笑時,木暮出來了,頭髮也沒擦乾就跑到廚

房,看到三井在笑,很奇怪的問道:「三井君,你在笑什麼?」


「啊?」三井的思緒被打斷,隨即又笑著對木暮說道:「笑你啊,買

這堆東西,好像是一個球隊的人要過節。」


「哪……哪有?只是多了一點點,哪那麼誇張?」木暮的臉一陣潮紅


「好…好……,沒有啦,不過我們若都是雙胞胎也吃不完這堆東西,

我說的沒錯吧?」三井仍然在笑。


木暮被三井笑得無法反駁,正不知道該怎麼辦時,三井左手搭著木暮

的肩膀,右手摸摸他的頭髮,頑皮的說道:「別生氣嘛,我開玩笑的

。看看你,頭髮不弄乾可是會著涼的,我來幫你弄乾吧?」


也不等木暮抗議,三井將木暮拖到客廳,木暮無可奈何的坐下,三井

手拿吹風機,裝模作樣的說道:「先生,請問你要吹什麼髮型?」木

暮看看三井,忍不住笑了出來,他好喜歡這樣子的三井,自信滿滿,

頑皮而帶著嘲弄般的笑容,深深吸引著他……。


「先生,你別只顧著笑啊?」三井怪里怪氣的說道:「您不說那我就

幫您設計了喔?」他拿下木暮的眼鏡,一邊撥弄一邊吹著木暮的頭髮

,他的手輕撫過木暮每一根頭髮,木暮的頭髮好鬆好滑,飄來淡淡的

香味……。


木暮因為吹風機的熱風而瞇著眼,三井的手在髮上撥弄著,手所到之

處都覺得很舒服,他想,是熱風的關係吧?




    ****************************************************




木暮本來是想在廚房吃晚餐的,但是拗不過三井的要求,兩人一起將

晚餐搬到客廳,茶几不夠大,有些東西就擺在鋪了報紙的地毯上,兩

人背靠沙發席地而坐,面前擺了食物和飲料,通通弄好後,三井愉快

的說道:「好了,開動吧!」便端起果汁,對木暮說道:「敬我們兩

個人的聖誕節!」看到三井愉快的神情,木暮也覺得高興,同樣端起

果汁和三井乾杯。


於是兩人便窩在沙發與茶几間將面前的一堆食物一一嘗過,別看三井

一副只顧著高興吃東西的樣子,其實他心知肚明,這些食物大多是自

己愛吃的,海綿蛋糕、泡芙、濃湯、咖啡凍……。他並不會特別喜歡

吃西式餐點,但是最愛的就是這幾樣,木暮竟然都知道?但是木暮為

何一直悶著不說話?不開心?三井滿腦的疑惑,於是對木暮說道:「

你在想什麼事嗎?」


「沒……沒有啊!」木暮縮回要去拿餅乾的手回答道。


一定有事,三井心想,木暮這個人最單純了,有事根本瞞不住別人,

但是他也不想逼問木暮,這樣會搞壞氣氛,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他自己

說呢?他想,讓木暮自己說出來,心情可能會好一點……。


此時三井瞥見旁邊有一瓶葡萄酒,好像是他剛剛從木暮家的櫃子裡拿

的吧,於是他幫兩人倒了酒,對木暮說道:「難得一起過聖誕節,我

們來喝點酒吧,這樣才有過節的氣氛!」


「咦?哪來的酒?不行啊,我們不能喝酒的。」木暮說道。


「不是酒啦,就像香檳一樣嘛,只喝一點點沒關係的。」三井又露出

那種讓木暮迷惑的笑容說道。


三井都這麼說了,應該是沒關係吧,木暮勉為其難的說道:「那,只

喝一點點……。」便啜了兩小口,還不難喝嘛!


於是,在三井半拐半勸下,兩人竟然將一瓶葡萄酒喝光了!三井當然

還算清醒,只是看看身旁的木暮,兩頰泛紅,神情迷糊,想必是有點

醉了。三井想,這時候木暮應該不會再瞞他的心事了吧?於是問道:

「木暮,你是不是有什麼事要講?」


「嗯?」木暮有點迷糊了:「事?什麼事?」


「我問你啊,有沒有事情要告訴我?」三井重複著問道。


木暮有點起身,用很認真的表情對三井說道:「我想問你,畢業後有

什麼打算?」


原來,這就是木暮悶在肚子裡的話?三井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於是反

問道:「那你呢?」


木暮不知道是醉還是醒,又靠回沙發說道:「我要考縣內的海南和Y

大、S大……。」


「不會吧,木暮,你要考海南我還能理解,可是Y大和S大……。」

三井心知,成績好的人根本不會去考這兩間大學嘛,小暮怎麼……?


三井拉著木暮的手問道:「以你的成績,考這兩間……,你不是一直

想考早稻田和慶應?為什麼?」


「不為什麼。」木暮掙開三井的手說道:「我想留在縣內,我想……

。」聲音中帶著掩不住的哀傷。木暮很顯然是醉了,但是他還是努力

說出他想說的:「只要我留在縣內讀大學,就還可以見到你,對不對

?」


「這……。」這次換三井說不出話來了,這就是木暮一直想說的?


「我想唸海南,海南有籃球隊,有籃球的地方就有你,你也來唸海南

好不好?我們可以加入球隊的,我們可以………。」木暮顛顛倒倒的

講了這些話後便倒在三井懷裡,像是睡著了。三井的心情是一陣複雜

,原來木暮悶了一晚想講的就是這些?他就為了自己不去外地唸大學

了?


看著倒在自己懷裡的木暮,三井幫他拿下眼鏡,愛憐的撫著他的頭髮

,木暮兩頰微紅,稚氣的臉龐依然如同三井剛認識他時一樣,他彷彿

又看到當年那個總是面帶羞澀的少年,總是溫柔的對待他,而他總是

告訴木暮許許多多關於他和籃球的故事,直到他離開籃球場的那天…

…。




『不是我不懂你的心,木暮,你總是溫柔的照顧每個人,我不知道自

己是否值得你溫柔的對待我?是否值得讓你對我好?我好怕自己模糊

了你對我和對別人的好,我不敢確定我在你的心中究竟有多重要,直

到今天,我才能肯定,你的心和我的心是如此的貼近……。』




三井將木暮擁在懷裡,喃喃的說道:「我全都瞭解了,為了你,我會

去考海南的,明年考不上的話,你也得在海南等我一年。」木暮像是

聽到了似的,嗯了一聲,又沈沈睡去,三井露出壞壞的微笑說道:「

口說無憑,得蓋章才行。」捧起木暮稚嫩的臉蛋,印上了他的唇……

。此時,午夜十二點的鐘響,三井輕聲說道:「聖誕快樂。」擁著最

美好的聖誕禮物,滿足的入睡……。




(END)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