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劇情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即使單純如玲,看著殘淚痕未乾的臉龐上蒙上的那層陰影,以及不敢
看向身旁所躺著的蘇芳的那躲避的視線,他一點都不覺得殘真的沒事


但是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他也不知道此時此地,他要怎麼安慰這位以
往總是把苦處往肚子裡吞,總是笑盈盈的面對他和蘇芳的學長。

過了一會兒,彷彿要令人窒息的沈悶空氣終於被殘打破。

「玲,你有沒有帶著醫療器具?可以幫我和蘇芳檢查檢查嗎?至少在
進醫院之前我想知道我們被下的藥到底有沒有造成……。」

說到一半,殘突然停住了,將傷害兩個字給硬生生吞了下去。

醫生所能檢查出的,是幻藥對於殘和蘇芳的身體是否造成不良影響,
甚至產生後遺症。但是醫生卻檢查不出今晚所發生的事情,到底讓殘
在精神上受到多大的打擊吧。

聽了殘的話,此時並不明白殘內心更多想法的玲「嗯。」的一聲點了
點頭,隨即離開臥房到車上去拿醫療器具。

在玲離開的這段時間,殘終於敢看向身旁躺著的如同沈睡一般的蘇芳
,現在他除了全身無力之外,已經可以稍微移動身體了。

殘顫抖的伸手輕撫著蘇芳的頭髮,心裡想著才不到十幾分鐘前蘇芳對
他作的那些事情,讓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產生羞恥感和快感交錯的複雜
感覺。

即使蘇芳並不是因為出自本身的意志而對他作那些事情,但是殘卻對
自己身體可恥的反應感到困惑。

他知道,他當然知道一個男人被這樣對待會有怎樣的反應,但是,但
是啊,被愉悅的感覺蓋過羞恥心的那一刻,他的身體他的心靈,是否
正期待著被蘇芳侵犯呢?

殘真的困惑了,蘇芳已經有梓夜了,他的心怎麼能對蘇芳有這樣的感
覺?他的身體怎麼可以期待著被蘇芳侵犯呢?

被這些複雜思緒佔滿的殘,傾身吻了蘇芳那剛剛才侵犯過他身體每一
處的雙唇。

而此時,拿著出診用醫療器具箱的玲一言不發的站在臥房門口……。



(待續…)


---
看了這一回有什麼感想呢?記得留言給小殘知道喔。^_^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