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劇情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眼前的這個人,從早上到剛才,自己一直認為他是一個溫柔的人不是
嗎?親切的將失物還給他,邀他共進午餐,不管何時都是面帶溫柔的
微笑,舉止談吐之間幽默而不失禮節……。

為什麼我在知道他是妹之山銀行的總裁後會有這種失禮的態度?木暮
自問,自己直到剛才都是想和他作〝朋友〞,不會因為他的身份而改
變的……。想到這裡,木暮不禁為自己的不夠穩重而對自己生氣。

他兩眼望向殘,剛才那是受傷的眼神吧?一定是的,因為自己的態度
使得殘受傷了,這麼一個溫柔的人,剛剛眼中卻閃過一絲落寞……,
都是我不好。

他……到底是想要我答應什麼事情呢?


 --------**---------------**---------------**--------


「第一件事,我希望……能請你擔任我的秘書。」殘以小茶匙攪動著
奶茶。

「這……我並不是當秘書……,我的意思是……我沒有能力…真的…
…一點都不懂……這個……。」木暮驚訝的說話結結巴巴的,雖然他
之前已經決定不再失態了。

「還有……。」

「還有……?」木暮幾乎快要緊抓住膝上的餐巾了。

「第二件事情,這頓飯一定要讓我請客。」殘舉起杯子輕啜,露出微
笑。

「?」沒料到殘會忽然冒出這一句,木暮差點就要笑出來。

好特別的人,前一句話讓自己緊張的不知如何是好,後一句話卻讓自
己的緊張感完全鬆弛下來,前一刻還用攝人的眼神看著自己,現在卻
是眼裡充滿了溫柔的笑意,好熟悉的感覺。

一下子讓自己傷透腦筋,一下子又讓自己不禁發出會心一笑的熟悉感
覺……。

「如何?你肯答應我這兩個〝小小的〞請求嗎?就當作是我撿到識別
證的謝禮。」殘放下杯子,兩手交纏,撐著下巴,笑盈盈的問木暮。

「這個……,能讓我想想嗎?」木暮已經沒有先前的緊張,他也不想
懷疑殘的動機,但是像他這種既沒有才能又沒有背景的人,一進公司
就擔任總裁秘書是不是太過勉強了?之前跟在殘身邊的那位藍髮青年
難道……不是秘書?

殘看著思考中的木暮,又看看店裡的掛鐘,說道:「時候不早了,我
們再不回去恐怕會遲到……。」

「啊,這個……。」

殘站起身,拿起帳單對木暮說道:「答應我,明天給我答覆好嗎?關
於第一個〝請求〞。」

「嗯。」木暮別無選擇,只有點點頭。

於是,殘到櫃臺買單後便和木暮一起步行回妹之山銀行了。

(其實筆者也很好奇他是用何種方式付帳單的 :P)

見兩人已經走遠,那位相貌俊美的青年亦起身到櫃臺買單,並且借用
了店裡的電話。

「………是圭司嗎?……嗯……我很好………」

「……我今天不回家吃飯了……臨時有點事情……就這樣了……」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