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他真的不明白,為何他非得娶一個他不愛的人為妻,而那個

人又為何會是彩子?


甚至,作夢也沒想到,他們兩人久別後的重逢竟然會是在〝相親〞這

種場合下。說〝相親〞也是騙人的吧,恐怕不是他所能拒絕的親事…

…。只是為何彩子會答應和他相親?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他真的很想弄清楚這一切,所以相親後兩天他便單獨約彩子出來。當

然,這接踵而來的變化他都還瞞著木暮,學校也請了假,他必須盡快

將這件事做個了斷才行……。


這天彩子打扮的亮麗動人,三井這才注意到,原來彩子是個這麼有魅

力的女性,難怪當年宮城迷她迷的神魂顛倒的……,對大部分的男人

來說,彩子都能算是理想中的女性吧?


兩人上車之後,三井發動車子,問道:「想去哪裡?」


「不是你找我出來的嗎?三井學長。」彩子回以一個淺淺的微笑。


如果現在駕駛座上的是宮城那小子,彩子還會這樣對他微笑嗎?三井

心想。不過他很快就拋開這些思緒,對彩子說道:「也對,我們去喝

個下午茶吧。」


三井認為自己一向最不會應付女生了,尤其是像彩子這樣精明的女孩

子。以前在籃球隊裡,除了赤木那傢伙之外,誰不是被彩子管的死死

的?現在關於相親這種事情…要如何開口問個明白?


正當三井一邊開車一邊苦惱著等下要如何開口時,彩子說話了:「邊

想事情邊開車不好喔,三井學長。」


不等三井回話她又接著說道:「我想我大概猜的到你找我出來的原因

,有些話也不方便在公眾場合談論,現在就直接說了吧……。」


三井看了看身旁的彩子,這個人真的是他認識的那個彩子嗎?那個老

是拿著大紙扇管教籃球隊的問題兒童,甚至連學長都照打不誤的彩子

真的是身邊的這個人?


「那……我問妳,為何會答應這次的相親?」


本來看著窗外的彩子回頭看著三井:「那你呢?」


「我…我是奉父母之命。」不管了,全照實說吧。


「原來…我也差不多吧……。」彩子又看著窗外了,真不像她,三井

心裡這覺得。


接下來一個多小時,彩子侃侃而談自己的身世,由於話題太過敏感,

三井放棄了去喝下午茶的念頭,而將車子開到了郊外。




 --------**---------------**---------------**--------

 


「既然你是我相親的對象,所以你有權力知道這些事,我是這樣認為

的。」彩子以這句話作為開場白。


「我的母親是個妾。」


「而父親是某個政壇要人,所以我的出生是不被期待的。」


「然而,母親生下了我,並離開那個男人,一手將我帶大。」


「雖然從小就沒有父親,生活也不算寬裕,但是我過得很快樂……。


的確,高中時代的彩子讓人看不出來她的身世是如此的…,不…不對

,也自己根本沒注意過木暮以外的人的私生活也不一定…,彩子現在

說的這些相信連宮城那小子也不知道。


只是,為何現在兩個本來沒什麼交集的人會被那些人湊在一塊兒?結

婚?開什麼玩笑?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