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CLAMP學園裡面雖然人才汲汲,卻沒有特別專注於籃球運動

的人,所以蘇芳一直對於殘要請哪些人來參加比賽感到非常不安。


然而殘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讓蘇芳不對比賽的事情嘀咕,比賽的前幾天

倒是有點反常的按時批閱公文。


終於,眾(包括讀者大人們)所期待的比賽即將在學園裡的體育館熱

鬧展開……。


首先登場的是初中部的啦啦隊,當隊長詠心經過CLAMP學園隊面

前時,玲恰好去換球衣,殘對身旁的蘇芳讚嘆道:「你看,詠心小姐

當起啦啦隊長也是頗有架勢吶~~。」蘇芳卻是不解風情的問道:「

其他球員呢?只有我們三個人怎麼比?」


「別急嘛,」殘優雅的張開扇子,悠哉的說道:「光顧著跟我講話可

會錯過梓夜小姐的表演喔……。」


這時蘇芳彷彿看到殘的頭上長了角,背後小惡魔的尾巴搖啊搖的。


他只抬眼望了正在啦啦隊行進隊伍中表演的梓夜一眼,隨即臉紅的別

開頭。


這時換好球衣,外頭套著短T恤的玲走近兩人:「會長和鷹村學長在

聊什麼啊?」


「沒…沒有!我去換球衣了!」蘇芳說完隨即提著背包消失在更衣室

門前。


「?????」一頭霧水的玲望著殘。


「沒事沒事,只是說到蘇芳的痛處而已。」


「?????」玲側著頭想了一下,依然不解。


「對了,我要你聯絡的那些人你都有聯絡到吧?」


「有啊(大心),他們都說會來耶。」


「嗯……這樣就沒問題了。」


兩個人笑著對望了一眼,殘隨即發現不對勁:「等等!你說〝他們都

說會來耶〞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玲依然笑的燦爛:「就是我跟他們每一個人說,學園舉辦籃球比賽,

會長請他們過來,他們都說好啊。」


噗的一聲,本來應該優雅的拿在殘手中的扇子掉到地板上。


「糟了,我的意思是請他們來〝參加〞比賽,他們該不會都以為只是

來〝看看〞比賽吧~~。」殘的額頭滴下一大滴冷汗。


「啊?是這樣喔,我還以為會長是要邀請學長他們來看我們比賽耶?

」玲依然滿臉笑容的說著,果然是神經線粗細可比電纜的名人。


看來這場比賽還沒開始,CLAMP學園隊就面臨空前的危機?!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