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暮進到屋裡,看著已經熟睡的三井,之後便將要帶給三井的點心放

他書桌上。


不知怎麼的,剛剛明明在樓梯口看到三井走向寢室,卻沒敢叫住他。

難得看到三井打扮的如此正式,是去赴誰的約嗎?或是去處理什麼事


自從三井的弟弟發生意外後,兩人見面的機會變少了,而木暮也才知

道原來三井是日本前五大企業之一,三井財閥的長子,一切都來的那

麼突然。


那天傍晚,三井和木暮兩人正窩在寢室裡吃晚餐,忽然就來了一票穿

西裝的高大男人將三井給〝請〞出去,當時三井面對那一個稱他為〝

大少爺〞的男人露出的冷笑至今仍讓人心悸。


「……怎麼?他現在怎會想起我這個敗家子來了?……」


「什麼?你說篤他……!有沒有弄錯!?怎麼可能?」


三井的表情由冷淡轉為不安,連告別的話都來不及說便和那群人匆匆

離去,留下弄不清狀況的木暮。


木暮的不安也從那天開始……。


先是好幾天都沒見到三井的人,三井以前住的舊公寓也已經轉租給別

人,所以,木暮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裡找三井。


平常每天都會在學校見面的,從來沒想到會有見不到三井的情況。


足足有一個星期木暮都在胡思亂想中度過,那些帶走三井的男人是誰

?三井會不會惹上什麼麻煩?還有他們所說的事情是……?


這種感覺就像當年三井離開籃球隊一樣,除了不安還是不安。


而當三井再度出現在他面前時,已經完完全全變成他所不認識的人了


那總是閃耀著光芒的雙眼,那個總是神情奕奕的對他述說籃球的總總

的三井已經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逞兇鬥狠的不良少年,眼裡

流露出的只有不滿、怨氣,還有藏在那故作兇狠眼神後面的哀傷……


木暮一直認為他是和三井最親近的人,但仔細想想,自己卻對三井本

身之外的事情一無所知,包括他的親人、他的家庭……。


以前三井是住在離湘北高校兩個站外的一棟舊公寓裡,從來沒看過三

井的家人,自己也從沒問起……。不,是以前曾經問起,三井總是敷

衍過去…所以他便不再問。


除了三井之外的一切都是不重要的,自己所喜歡的、所掛念的……是

三井這個人,所以他不想說的事情,自然也沒必要追問,木暮一直是

這麼想的。


然而在三井〝失蹤〞的那幾天,木暮一直責怪自己的無知,他好怕就

這樣再也見不到三井,而他卻連要去哪裡找人都不知道……。


直到那天深夜,木暮在睡夢中被搖醒,藉由微弱的燈光看清對方的臉

,木暮緊緊抓住三井的雙臂,強忍眼中的淚,就要喊出來,三井掩住

木暮的嘴在他耳邊輕聲說道:「別吵到別人了,我們去外面說,OK

?」


之後兩人便到樓下宿舍前的一棵大樹旁坐下來,三井一一和木暮說明

這幾天的情形,包括自己的身份和弟弟意外去世……,木暮還沒完全

睡醒,倚靠在三井懷裡只是有一句沒一句的聽著,因為對他來說,三

井回來才是最重要的,另外也是由於三井是避重就輕的和木暮說明,

所以木暮絲毫沒有意識到這些事會對兩人的將來造成莫大的影響……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