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神和清田兩個人坐在醫院候診區旁邊的椅子上。


兩人持續著難得的沈默。


不久前,眼看木暮昏厥在阿牧懷裡,阿神走向前想要幫忙,被阿牧拒

絕了。


他要阿神陪著清田等他出來。


阿神和清田兩人看著阿牧抱起木暮,消失在走道的轉角處。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太不自然了。


照理說,這裡是醫院,阿牧大可以叫他幫忙找醫生護士來處理就可以

了。


阿牧究竟在想些什麼?


阿神腦中略過之前在餐廳看到木暮時曾有過的、毫無根據的想法。


真的希望是他自己多心,阿牧看著木暮的神情,多了幾分溫柔!


「喂,阿神~~。」清田用手肘頂頂阿神的手臂。


「嗯?什麼事?」


「我肚子有點餓耶,待會兒阿牧出來,叫他開車載我們去吃東西好不

好?」


看到清田認真的央求他的表情,阿神噗嗤一笑:「看你這麼可憐,我

請你吃燒烤吧,順便幫你求阿牧開車載我們去燒烤專賣店。」


「Lucky!我就知道阿神你最好了!我現在最想吃的東西就是燒

烤耶!」清田開心笑得像個小孩子一樣。


阿神調整一下坐姿,繼續望著通往醫院內部的走廊,等著阿牧出來告

訴他這一切只是他的多慮。

 


 ---------**---------------**---------------**--------

 


現在木暮已經被送回他原來的病房,小林則是面有菜色的站在一旁。


一方面是睡眠不足,另一方面則是由於自己不小心睡著而讓木暮溜出

病房,並且將昏倒的木暮送回來的竟然是那個阿牧!


阿牧有和小林打招呼,但他發現小林的反應有點冷淡。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現在兩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幫木暮檢查的高津醫生

身上。


醫生檢查後,指示護士小姐幫木暮打針,換藥,以及打點滴。


高津醫生一眼就看穿兩個年輕人的心思,便對他認識的小林說:「他

的身體並無大礙,純粹是心理上的問題引起的。」


在阿牧想開口說什麼前,醫生又問阿牧:「你是……三井壽嗎?」


「不,我是牧紳一,是木暮同校的同學。」阿牧做了說明。


高津醫生若有所思的回頭看了病床上的木暮一眼,又看著眼前兩個年

輕人。


「醫生,我能請問木暮同學是生了什麼病嗎?」


小林全身的神經似乎抽痛了一下。


難道阿牧會來破壞他和木暮目前的關係?


小林覺得高津醫生似乎以在嘲笑他的神情向阿牧說明木暮的病況。


「真可憐,」阿牧以憐惜的口吻說:「幾天前碰到他時還好好的,沒

想到現在竟然會變成失去記憶。」


「雖然我和他並不熟,但是被這麼溫柔善良的人忘掉,真是一件讓人

悲傷的事情。」阿牧也驚訝自己怎會講出這種如吟詩般的詞句。


片刻前,阿牧抱起木暮才發現木暮的手臂比想像中的瘦弱,這真的是

當年投出一顆奠定湘北對陵南戰時,反敗為勝基礎的三分球的手臂嗎


抱著木暮在懷裡時,看著那蒼白臉龐,想到木暮無助的在醫院走廊昏

倒,一向穩重的阿牧其實有追究並責罵醫院負責人員的衝動。


不過他最後還是隱忍下來了。


這,太不像他自己。


阿牧想起,阿神和清田還在等著他,於是便向高津醫生及,態度不怎

麼友善的小林告辭,離開木暮的病房。


但是,想要來看木暮,以及希望能夠幫助木暮恢復記憶的想法在心底

醞釀著。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