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三井只能由病房的玻璃窗外看著木暮。


醫生交代,木暮現在需要絕對的安靜,小林是這麼說的,所以他不讓

三井進到木暮的病房內。


二之宮並沒有說什麼,算是默認了小林的說法。


躺在病床上的木暮安詳的睡著,就如三井所熟悉的一樣。


然而木暮頭上纏著的繃帶,明顯瘦削下來的、略顯蒼白的臉龐,那惹

人憐惜的模樣,讓三井的心糾結在一起……。


如果不是有這麼多「外人」的在場及阻擋,自己一定會忍不住衝上前

去,緊緊的抱住木暮,他想要用自己的雙手確認木暮仍然活著,仍然

是他所深愛的小暮……。


看著三井隔著玻璃窗捶胸頓足的模樣,其他三人各懷著不同的心思。


過了一會兒,周好言勸說三井先回家,三井拒絕了。


開什麼玩笑?一旦他回家後,不就再也見不到小暮了?


如果就這麼乖乖的回家,在小林和二之宮眼中不就成了一個大罪人?

一個為了無聊的家族羈絆而拋棄小暮的大混蛋!


被小林看不起和責罵也變的理所當然,因為小暮會變成這樣都是他的

離去造成的。


然而,出乎三井意料之外的,周竟然承諾會讓三井再來醫院探視木暮


三井不相信。


「我在三井家也這麼多年了,難道少爺不瞭解我的為人?」周繼續說

:「如果是做不到的事情,我絕對不會說出口,這是我做事的原則。

相信少爺應該很清楚才對。」


三井有點猶豫,他看著小林和二之宮,小林帶著有點不滿的表情轉過

身去。


二之宮安慰三井:「木暮同學有我們照顧,醫生也說他的傷沒有想像

中的嚴重,我相信下次你來的時候他應該已經恢復意識了,到時候你

……。」


小林阻止二之宮繼續說下去。


「我不管你有什麼事情或什麼苦衷,如果木暮醒來仍然沒有你在身邊

一定還是會想不開。」


「所以,等木暮醒來後你沒有再來看他我可饒不了你!」


二之宮對三井苦笑,那表情似乎在說:總之,要三井先回去的意思。




 --------**---------------**---------------**--------




隔天。


周果然信守承諾,支開了其他保鏢,開車送三井到醫院。


三井從來沒有像這時候這樣打心底感謝這個男人。


到病房後,看到小林默默的坐在病床旁。


木暮熟睡著。


小林看了進門的三井和周一眼,隨即又回過頭看著木暮,用像是自言

自語的音量說:「我和二之宮兩個人輪流照顧木暮。」


不知道為什麼,三井一直覺得小林怪怪的,一方面是不明白小林為什

麼會對他和木暮的事情有這麼大的反應,另一方面是他在小林眼中看

到莫名的敵意。


終於,一陣沈默後,三井還是小心的試著要開口問木暮是否有醒過來


但他話還沒說出口就停住了。


他看到木暮的眼皮掀動了一下!


小林激動的站起來,抓著木暮的手:「木暮,木暮,我是小林啊。」


三井也一個箭步衝上前,想要對木暮訴說他這些日子以來的悔恨和對

木暮的思念……。


然而,木暮由迷濛轉而為清澈的雙眸凝視著三井:「你是誰?」


短短三個字的問句,讓原本屬於三井和木暮的整個世界,完全崩塌,

只能化為悔恨的灰燼,隨風而逝……。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