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自十九回紀念茶會議事錄,其餘略……)




二之宮:總之,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描寫到任何「限」字的劇情就是

        了。


三井:別提了,我根本連小暮的手指都沒碰到就被迫離開小暮了。


小林:我聽你在亂講(有點激動),還不是那天你想對木暮「怎麼樣

      」,才會讓木暮這麼傷心到現在。


二之宮:說真的,沒有接吻鏡頭的小說,讀者也能耐著性子看到現在

        ?


三井:(憤慨貌)難道你不知道被這種連寫接吻都有心理障礙的作者

      寫我和小暮是很慘的事情嗎?


小林:作者有什麼不好?沒有他你那能和木暮在一起?我看你八成在

      想不能佔到木暮的便宜而忿忿不平吧?


二之宮:老實說,這樣的作者還真是少見耶。


三井:我看他八成是嫉妒我和小暮的感情,才故意不讓我碰小暮!


小林:(換他憤慨了)算了吧,這個故事裡面都是我在照顧木暮,你

      只有傷他的心!


二之宮:我忽然想起,有沒有讀者不知道木暮同學受傷的原因啊?


小林:……你不是也知道?


三井:……


二之宮:我知道不代表讀者也知道嘛,總之,根據我們的推測,木暮

        的傷是因為營養不良在浴室昏倒,頭撞到牆壁的關係吧。


小林:這樣有人有問題嗎?


三井:等等!你說小暮在浴室昏倒的,那當時他有沒有穿衣服?


二之宮:當然沒有啦,誰淋浴不脫衣服的?


小林:別理他,我們應該來討論……


三井:再等等!那是誰發現木暮昏倒的?


二之宮:小林啊。


小林:好吧,那我認為接下來該……


三井:(眼眶帶淚貌)那不就是,混蛋小林你看到了小暮的裸體!


小林:(退後兩步)你幹嘛?那是什麼表情?


二之宮:(試著充當和事佬)別激動嘛,小林發現木暮昏倒後,來

        找我幫忙拆開浴室門板,所以其實我也有看到……


小林:當時情況緊急,我就直接抱起木暮……


三井:別再說了!我要殺了作者!這種好事都沒輪到我……


(三井身上冒著火焰迅速奔離現場)(火焰男—三井壽?)


小林:他怎麼啦?你也在場嘛,我將木暮抱起身,幫他蓋上衣服啊

      。


二之宮:然後我跑去打電話叫救護車。


小林:是這樣沒錯,三井那傢伙想到哪一點去了?




(越描越黑的完)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