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休時間的宿舍屋頂。


「木暮,你覺得〝結婚〞這個詞的意義是什麼?」三井塞了一塊壽司

進嘴裡。


木暮拿著筷子的手停了下來,不解的看著三井:「結婚?為什麼會忽

然提起這個?」


三井舔了舔有點乾澀的嘴唇,試探性的問道:「因為我想知道你對〝

結婚〞這件事的看法。」


木暮放下壽司便當,盤腿坐正,認真的說道:「我想,〝結婚〞就是

兩個相愛的人決定一起生活的一種儀式吧,如果不是很喜歡對方,又

怎麼會想一起生活一輩子呢?」


『這就是你的回答嗎?小暮?那麼,不能和喜歡的人〝結婚〞是否算

是人生一大諷刺?如果兩個人一直有著〝喜歡〞對方的心情,但是又

不能〝結婚〞,那麼〝結婚〞對他們來說是否會變的毫無意義?』


「你怎麼了?三井?」木暮看著三井問道。


「小暮。」三井好久都沒這麼緊張了,除了上場比賽之外……。


「嗯?」


「你喜不喜歡我?」三井問道。


「怎麼問這種傻問題?」木暮微笑。


「我是很認真的,所以請你也認真的回答好嗎?」


「嗯……。」木暮側著頭似乎在努力思考。


「我…當然是喜歡三井的啊,喜歡和你一起打球,喜歡和你一起在校

園裡散步,喜歡和你一起到處旅行啊,希望能一直和你……。」木暮

忽然停住:「幹嘛問這種好像高中女生在問的問題啊?」


「………。」面對小暮因為不瞭解他目前的心思而近似天真的回答,

三井心裡難過的說不出話。


木暮皺了皺眉:「害我也回答起這種無聊的問題了。」抱怨歸抱怨,

但是臉頰泛起的紅暈卻是清楚的表現出那種難以言喻的……〝喜歡〞

的感覺和心情吧。 


木暮的回答和反應三井全聽在耳裡看在眼裡,自己是問了傻問題沒錯

,小暮的心難道自己還不清楚嗎?問這些對解決彩子的事情又沒有幫

助,該說的還是得說不是嗎?


三井乾笑兩聲,對木暮說道:「那如果我要結婚的話…我…。」笨蛋

笨蛋!自己到底在胡言亂語什麼?


木暮重新拿起便當,隨口說道:「三井你要結婚?該不會去相親了吧

?」但是很快又想起三井的弟弟剛過世不久,不該開這種玩笑,所以

向三井道歉:「對不起,你弟弟剛過世…我不該……。」


但是三井的回答讓木暮錯愕,「沒錯,我是去相親了……,而且對象

是彩子。」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