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井財閥和高津家族的聯姻成為日本國內的話題後,彩子曾數次在公

開場合與三井見面。面對談笑風生的高津家族成員,三井選擇的是簡

單的回答和一貫的標準回應表情,略帶勉強的。


這一切彩子都看在眼裡。


但是她沒有勇氣詢問三井內心真正的想法,這個高中時代的學長,她

從來沒有想過會和他結婚的三井學長,現在已經變成一個她快認不得

的陌生人了。


她選擇接受親生父親的安排嫁入三井財閥,但三井能夠接受她成為他

的妻子嗎?接受她成為陪伴他走過下半生的伴侶嗎?彩子完全無法想

像……。


三井必然有喜歡的人的,彩子知道,她的第六感告訴她,三井和她的

這門親事完全是妥協下的產物。即使三井並不願意和她結婚,他還是

接受了這個安排,為了她所不知道的原因,而這個原因必然和「三井

學長真正喜歡的人」有關係吧?


以前的那個三井聰明又帶點孩子氣,認真起來和沮喪起來都一樣的令

人吃驚,這樣一個不會掩飾自己的大孩子,現在卻被迫在即將成為自

己妻子的學妹面前偽裝成大人樣,一定很難受吧?


但即使她能夠知道三井的真正想法,那又怎樣呢?


她,高津彩子,或許也有那麼一點點喜歡過三井壽這位學長吧?


而此刻的她,卻絲毫感受不到即將成為新嫁娘的喜悅。


因為她明白,她並不是存在於三井心中的「最重要的那個人」,絕對

不是……。




 --------**---------------**---------------**--------




這一天高津醫生一如往常幫木暮做例行檢查,木暮的外傷的復原情況

相當良好,體力也在恢復當中,只是沒來由的悲傷常常佔據他的心,

非常沈重的悲傷……。


就在高津醫生做完檢查準備離開之時,入院至今一直沈默寡言的木暮

開口了:「醫生。」


「什麼事?」高津醫生繼續以手勢指示護士將儀器帶出病房。


「我可以問你,關於我的病情嗎?」沒戴眼鏡的木暮注視著高津醫生


多麼讓人憐惜的的表情啊,高津醫生這麼想著:「難怪會有人戀上這

個男孩子…即使和自己性別相同,卻仍然情不自禁的戀上了。」


「可以啊,你想問哪一方面的呢?」高津醫生的語氣竟不自覺的溫柔

了幾分。


「關於我……」木暮遲疑了一下:「關於我想不起以前的事情……,

我覺得很困惑,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想起以前的事情呢?」


「不用擔心,你的身體並無異狀,想起以前的事情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高津醫生回答。


聽了高津醫生的回答,木暮垂下眼簾,隨即抬頭望著高津醫生:「那

……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呢?」


這時木暮心裡想著的,是「那個人」的事情。唯有離開醫院才能再見

到「那個人」吧?他是這麼相信著。


「你已經可以出院了,我會聯絡那個黑黑壯壯的男孩子來幫你辦出院

手續的。」高津醫生微笑著回答。




(待續…)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