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劇情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今夜所發生的事情,無論如何都請你不要告訴蘇芳。」



殘說這句話時的悲傷神情和略微顫抖的聲音不斷地在玲的腦中盤旋著


他看到了,他全看到了。

殘吻上蘇芳的唇時,那表情彷彿在告別一位重要的人。

妹之山學長,鷹村學長,玲都好喜歡。

他不想失去他們任何一位,也不要他們任何人受到傷害。

可是,他一點忙都幫不上。

事情已經發生了,他無能為力幫助殘或蘇芳。

他甚至不知道將殘和蘇芳安排在同一間病房到底對不對,他只是想一
起掌握殘和蘇芳的病情,以及當他們醒來時能有他在身旁。

再過幾小時,曙光即將劃破黑夜,而蘇芳或許也將醒來……。

殘雖然已經穿上病人的衣服,可是白晰的頸項上明顯可見的愛痕,是
喪失心神時的蘇芳所給予的。

玲到底要怎麼告訴蘇芳,為什麼他們三人會全在CLAMP學園醫學
部附屬教學醫院的特等病房裡呢?

而此時的殘,正安靜的躺著,只盼望這一刻能永遠不要到來……。


 --------**---------------**---------------**--------


妳一定是誤會什麼了吧?

為什麼突然說要到維也納念音樂學院呢?

我承認,我承認我陪妳的時間太少,可是這不表示我不重視妳啊?

我們都是大人了,妳必須在音樂及舞蹈方面更加精進,而我也有我的
事情要做啊。

我的事情?

我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當然,我當然清楚,身為鷹村家的繼承人,我最重要的任務是保護我
所選擇的對象——妹之山殘理事長。



什麼?

梓夜妳怎麼會這樣說呢?

我和妹之山學長真的沒有什麼啊。

真的。

妳說我自己不明白?我會不明白自己的心意?

梓夜,我是喜歡妳的啊,你一定要我時時說出口嗎?

什麼?妳不要我這樣說?

妳別掉淚好嗎?都是我的錯,妳說什麼我都聽。



不,我不認為。

我支持妳到維也納唸書,但請別給我這樣的理由和結論。

妳看過聽過我和妹之山學長有過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嗎?

不是這樣?

妳說我們都在逃避對方真正的心意?怎麼會呢?

我喜歡的人是妳啊,而學長一定也有他真正心儀的對象的。



無論如何妳都要離開我到維也納去就是了,而且祝福我和學長?

妳早就發現了?我們其實彼此喜歡對方卻又不敢面對?

我無話可說了,妳這樣說妹之山學長,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妳。

我只能說,希望你到維也納後一切順利,還有,忘記我這個毫無情趣
的男人吧。

我很抱歉這幾年在日本沒能多花心思照顧你,請接受我的道歉。

還有,我依然必須陪在妹之山學長的身邊,因為我是他的保鏢……。



(待續…)


---
蘇芳依然還沒醒來,看來勢必至少到十五回了。^^||

這一回初次揭露蘇芳出事前和梓夜的一部份對話喔,有點類似獨白的
方式。原來梓夜早就發現蘇芳真正的心意了,那麼蘇芳和梓夜到底是
不是已經??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