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劇情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在L小姐和蘇芳離開的這一小段時間,殘其實很努力的想要讓自己能
夠離開床去求救,然而卻只能勉強抬起手指,連移動手臂都沒有辦法


如果能在蘇芳回來之前及時通知別人,那麼兩人都能得救了。

只是,對於現在的殘而言,連只是位於床另一側的床頭櫃都變的遙不
可及。他記得那兒的抽屜裡應該有類似通訊器的東西,只是……可恨
目前的他完全沒有行動能力~~。

明明有方法可以求救的,自己卻連動一隻手都沒有辦法。

殘著急的想讓身體能移動的所做的努力,只是讓包裹在絲質浴袍底下
的纖弱身體不斷滲出混合著這位貴公子體味的汗水。

當蘇芳又無言的出現在殘的面前時,殘只感到自己已然深深的陷入絕
望當中……。

蘇芳先是流露出像是看著遠方的冰冷眼神,接著望向殘。

然而,無論殘如何的叫喚,蘇芳都沒有清醒的跡象。

接著,蘇芳慢慢的寬衣解帶,而殘只能別過頭去。他怎能去看著因為
受罪犯催眠而即將侵犯自己的蘇芳在他面前一一褪下衣服呢?

彷彿過了一世紀那麼久,蘇芳的雙手撫上了殘的臉,在殘發出驚訝的
聲音之前,不著一縷的蘇芳已經粗暴的吻住、撕咬著殘那如玫瑰花瓣
般絕美而嬌弱的雙唇。

「唔!」沒有抵抗之力的殘只能任憑失去自己意識的蘇芳端著他的臉
進行暴力的索吻。

在這同時,蘇芳那兼具著力與美的完美軀體已經壓在殘的身上,殘勉
強只能移動的手指所碰到的,正是那副準備侵犯他的強壯身軀……。

彷彿要連殘的靈魂都吸走似的,蘇芳冷酷的對著身體無力反抗的殘攻
擊著他的雙唇、索取他口腔裡對於被侵犯的反應。

「蘇…蘇芳……唔…嗯……」

甚至當殘的雙唇想暫時脫逃時,蘇芳無情的用手指將那雙唇硬生生扳
開,又是繼續暴力的狂吻,而兩人激烈狂吻所混合流出的唾液則順著
蘇芳的手指流下,滴在殘那彷彿即將因為蘇芳而瀕臨瘋狂的胸口。

血的鹹腥味在殘的口中擴散開來,然而他已經沒有辦法感覺被蘇芳粗
暴索吻後嘴唇的痛覺,因為狂吻著他的蘇芳正在褪下他身上的浴袍,
接著由殘那纖細的頸項開始舔舐殘身上那混合著兩人體味的汗水…。



(待續…)


---
天啊,我寫的這個是什麼啊?這絕對和作者小殘沒有關係,全都是壞
女人L小姐催眠指使蘇芳作的,真的!

我們家蘇芳平常絕對不可能這樣對殘的,讀者大人們你們說呢?還是
說你們喜歡換口味看看這樣暴力又不理性的蘇芳啊?T_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殘 的頭像
小殘

【殘之居】小殘的創作與日常~義呆利、同人與原創小說、香港電影與娛樂情報~(APH故事超過60萬字,法蘭西斯中心小說字數超過50萬字!)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