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暮在黑暗中驚醒。


在醒來前那一陣心悸的感覺是什麼?


藉由走廊映進來的昏暗燈光,木暮看到小林及二之宮都熟睡著。


是三井?是三井出了什麼事情嗎?


木暮搖搖頭,想揮去這種自認毫無根據的不安。


他摸了摸頸部和胸口,發現全身都已被汗水沾濕。


要繼續躺下來休息嗎?


木暮一點也不瞭解為什麼他會出這麼多汗。


作惡夢?可是醒來後對於夢境一點印象也沒有。


他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的溜下床鋪。


小心的打開衣櫥。


拿了一套換洗衣服,以及盥洗用具。


他想到浴室去沖澡,沖去汗水以及,莫名的不安。


卡的一聲,門被關上。


小林似乎被吵醒,不過他張開眼睛一下,又閉上眼像是睡了。




 --------**---------------**---------------**--------




半夜的公共浴室只留著一盞昏暗的燈光。


進了隔間的浴室內,木暮打開上面的蓮蓬頭,讓水由頭頂淋下……。


『三井,他現在在做什麼呢?』


雖然拼命告訴自己要忘了三井,卻又無時無刻、無法克制的想起他。


『我真是傻,這個時間三井應該和小林一樣,是熟睡著吧。』


小林?


的確,最近受到小林太多的照顧。


以前,和三井在一起時,眼中看的、心中想的,唯有三井一個人。


其他的人都是「朋友」。


「朋友」?


三井多麼厭惡這個字眼。


希望能永遠和三井在一起,成為一輩子都不分離的最親近的朋友。


但是三井卻不這麼想。


明明知道,卻又故意逃避這件事的我,傷到三井。


上大學後,由於我沒有進籃球隊的資格,所以三井也不進籃球隊了。


「以前對我來說,籃球是很重要。但是對現在的我來說,沒有你加入

的球隊,我也沒有必要參加了。」


「我可不想在沒有小暮的球隊練球,白白浪費了和你在一起的時間呢

。」


當時三井是笑著這麼說的。


『三井有天分,而我沒有。竟然就為了我而自願放棄進聞名全國的海

南大學籃球隊,如果不是這樣的話,說不定現在也能和阿牧一樣……

。』


阿牧?


昨天在餐廳遇見阿牧,真的吃了一驚。


那時候,小林正因為我不肯多吃點東西而有點生氣。


阿牧走過來和我打招呼。


而小林似乎瞪了阿牧一眼。


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我可以感覺到了小林眼中隱藏的,對阿牧莫名的

敵意。


而阿牧只不過是和我打個招呼,也沒有聊什麼。


現在想起來,那種對於接近自己的人,帶著莫名敵意的眼神以前曾經

看過。


是三井!


像極了高中時代的三井!


看到自己和赤木在一起時,那種會讓人覺得不舒服的眼神。


好像在宣告:「木暮是我一個人的,誰也不准碰!」那種一閃即逝,

如野獸般的眼神。


不!不行!我怎麼可以把三井的身影加諸在好意照顧我的小林身上!


我還是…還是……希望能夠,只喜歡…三井一個人……。




 --------**---------------**---------------**--------




小林醒過來。


這次是完全清醒的。


他看到木暮的床鋪上沒有人。


這麼晚了,木暮會去哪裡?


放在木暮床下的盥洗用具不見了。


『該不會在半夜去浴室吧?』


自從昨天在餐廳遇到那個叫阿牧的傢伙,木暮就有點怪怪的。


『可惡!可惡極了!』


『我是為了什麼才接下這份差事的?』


『如果木暮出了什麼事,那我作的這一切又算什麼?』


小林決定先到浴室去找木暮。


公共浴室裡面只有一間是關著的。


那是木暮的拖鞋沒錯。


小林輕聲叫木暮的名字。


沒有回答。


小林輕聲敲門。


沒有回應。


『難道…難道木暮會……!?』


「木暮!木暮!你在裡面對不對?回答我!」顧不得現在是半夜,小

林大聲敲門叫著木暮。


除了淙淙水聲,沒有任何回答。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