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劇情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當蘇芳的舌頭舔上殘雪白的胸口時,不顧殘內心的羞恥感,胸前那粉
紅色的突起部分彷彿迎合著蘇芳舌頭濕潤的挑逗而堅硬起來。

被蘇芳粗暴狂吻過的殘,見到平時總是一本正經又冷靜的蘇芳現在彷
彿喪失心神似的埋首在他胸前舔舐玩弄那一對因外來刺激而堅硬起的
突起部分,蓋過那可恥的自然反應和腦中羞恥感的是心中深沈不見底
的悲哀感覺。

『蘇芳,求求你快點醒來好嗎?』殘努力移動手指頭輕觸蘇芳的身體


彷彿聽到殘的心底話似的,蘇芳停下動作,然而卻是舉起殘那觸摸到
他身體的手輕撫著自己的臉。

殘凝視著蘇芳那充滿矛盾的表情,原本冷酷的眼神似乎緩和下來,但
是蘇芳那雙原本清澈的明眸,現在好像被奪去靈魂一般的空洞無神。

即使有片刻的遲疑,終究蘇芳還是沒有清醒過來的跡象,殘再次陷入
絕望當中。

身為忍者後代——鷹村家繼承人的蘇芳從小就一直接受精神上和肉體
上的嚴格鍛鍊,要能夠讓意志力遠勝一般人的蘇芳如此喪失心神,彷
彿像是一頭只想佔有、啃噬殘那雪白身軀的野獸一般,那女人到底是
對他下了多重的幻藥?


 --------**---------------**---------------**--------


在一處廢棄倉庫旁邊一部看似平常的貨櫃車裡面,坐在一列儀表板前
監看著螢幕的一名男子對著同伴低聲說道:「只是為了讓那個鷹村在
日本待不下去的話,需要做到這種程度嗎?」

「天曉得,反正上頭怎麼說,我們怎麼做。不過我也覺得要讓妹之山
家族將鷹村趕出門的方法多的很,依照鷹村那種個性,一旦被保護的
對象提出不再需要他的保護, 一定羞愧的連日本都待不下去的。」

「說的也是……。」首先提問題的男子回頭看L小姐不在身後,又繼
續說道:「我甚至有點懷疑那個L小姐什麼的只是藉這次機會想滿足
她自己窺視和虐待美青年的癖好罷了。」

「小聲點!別再說了,給她聽到你鐵定比螢幕中那兩個美青年有更慘
的下場。好歹人家也是組織重金禮聘的天才催眠師,再多話小心求生
不得求死不能。」

正當兩個負責監看螢幕的男人想到L小姐的手段後同時噤口不語時,
L小姐正好走到貨櫃車內控制室的門口,心滿意足的看著畫面中她所
謂的「兩個美青年的交歡畫面」。



(待續…)


---
嗯嗯,這篇蘇芳和殘的故事很需要讀者大人們的意見喔,其實作者有
點想快點寫完的感覺,不然其他故事不能進行。^^;

您的寶貴意見很可能左右蘇芳和殘接下來的命運,所以要請蘇芳和殘
的迷讀完本故事撥空留言一下喔。~^^~

相信您的留言和鞭策可以讓作者小殘將「夜未央」寫的更快。:p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