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一時瞞過木暮,但是又能夠再瞞多久?木暮是用那麼真摯的感情

在對待自己,自己又怎麼忍心欺騙他到最後?


當弟弟的葬禮結束後,三井回學校上課,每天忙著向同學借筆記。


木暮依然如往常來三井上課的教室找他,雖然看似和平常沒兩樣,但

是很明顯兩人沈默的時候多了,三井不知道要如何提起彩子的事,木

暮則是擔心會問起三井不想回答之事而猶豫著。


這天,三井下午沒課,於是回到〝那個家〞去找父親談判。


父親正在客廳裡擦拭高爾夫球桿,見到三井便問道:「今天怎麼有空

來見我?如何?決定搬回來沒有?」


三井往沙發上一坐,兩手橫跨在椅背上,用有點不耐的口氣問道:「

我不想搬回來,我是來和你談彩子的事情的。」


「喔?怎麼,你已經和高津小姐這麼熟啦?直接稱呼人家的名字?」

父親放好球桿,坐到三井對面。


啪的一聲!三井兩手放到桌上,不太高興的問道:「別裝了,你明明

知道我和彩子是舊識……。還有,你為什麼要我娶她?」


「這樣啊……。」像是沒把三井的話聽進去似的,他自顧自的低語:

「我這個作老爸的關心兒子的前途,幫兒子找對象也不對啦?」說罷

便燃起一根雪茄煙。


「我…我根本不喜歡彩子,所以……。」


「所以什麼?感情是可以培養的,高津小姐哪一點不好?」父親彈了

彈煙灰。


彩子是個好女孩,所以他才不想害她。因為他喜歡的人是木暮,彩子

也並不喜歡自己,勉強結婚不會幸福的。


見三井不答話,父親冷哼一聲:「你想說你有喜歡的人了嗎?不要以

為你這幾年不在家我就不知道你在外面幹什麼……。」


三井心一震,但是他還是態度強硬的說道:「沒錯,我是有喜歡的人

,所以我不能娶彩子。」


父親乾脆放下雪茄煙,一改之前的態度,面色凝重的對三井說道:「

以前篤還在的時候,我可以對你睜隻眼閉隻眼,現在三井家只剩你一

個繼承人,你還要這麼任性嗎?你喜歡的那個人是無法為三井家生育

後代的不是嗎?你不為我想,也要為你奶奶想一想,她是否能接受這

件事……。」


三井萬萬沒有想到父親會直接了當的這樣說,這些年來父親眼裡都只

有篤一個人,根本沒像這樣用沈重的語氣和自己說話過。而且話裡的

意思是指他知道自己和木暮的事了?


一陣沈默後,父親起身離開客廳,丟下一句話:「你好好想想。」


三井望著父親離去的背影,又望向桌上未完全撚熄的雪茄冉冉上升的

煙……,想到心愛的小暮…,痛苦的抱著頭一個人靜坐在客廳許久許

久……。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