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是玲進攻,仙道防守。


旁人都看得出面帶微笑的仙道和表情認真的玲兩人都已經達到極限。


不管玲怎麼進攻,都無法突破仙道的防守。


『看樣子還是仙道略勝一籌。』看比賽的赤木一行人心裡這麼認為。


『這小子真有趣,看起來根本不像是初學者。』仙道一邊防守一邊這

麼想。


『!!』仙道一個不留神,竟然讓玲閃過了。


「啊!閃過去了!」在場的包括三井、流川、藤真、阿牧都不由得發

出叫聲。


『那有那麼容易?』仙道迅速移位要攔住玲。


玲的身體本能的躲過仙道的防守,縱身!灌籃!


『呀~~~好帥!』


『玲~~!愛死你了!』


不知道何時湧入大批玲的親衛隊搖旗吶喊著,體育館的屋頂彷彿要被

震飛。


在場眾人馬上蹲低掩住耳朵,採取防空演習姿勢保護自己。^^;;


「真有你的,」仙道撿起球:「不過我還剩一次進攻機會。」


「啊,當然。」玲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奇怪,類似的對話好像在哪裡聽過?』三井和流川心想。


於是兩人最後一次的比賽即將開始。


兩人站定後,仙道以一個漂亮的姿勢長射。


『啊?』眾人看著球應聲入網。


『這一招似曾相似?』三井和流川非常確定。^^;;


『不會吧,難道仙道和三井一樣卑鄙?』湘北隊的其他人心想。


「唉呀唉呀,我踩到三分線了。」仙道看著自己踩的地上這麼說。


『?』玲一頭霧水。


「所以,就算二比二平手吧!好不好?」仙道邊說已經邊攬著玲的肩

膀。


「喔,好。」玲回答。


「呀~~那個新來的帥哥攬著我的玲耶~~」


察覺到一群女生殺氣騰騰的眼光,顧不得其他的同學還在場,玲和仙

道隨即逃之夭夭……。


此時,翔陽陣營:


「喂,花形,你看仙道和那個伊集院是怎麼回事啊?」藤真問道。


「我也搞不懂,隊長。」花形無奈的聳聳肩。


「仙道大概是剛到新環境,水土不服吧。」長谷川沈吟。


「長谷川~~。」藤真和花形瞪了長谷川一眼。


同時,海南陣營:


「阿神啊,你覺得那兩個人是怎麼回事啊?」阿牧問道。


「大概是兩個人的名字都叫AKIRA,所以感情進展的特別快吧。」阿神

回答。


「阿神~~~。」阿牧和清田瞄了一向〝老神在在〞的阿神一眼。^^;


這時,陵南陣營:


「仙道前輩和伊集院同學是怎麼回事啊?」彥一拿著筆記問道。


「別討論了,我的頭忽然好痛。」越野揉著額角。


「大概是那個伊集院長的不錯,是神奈川縣沒有的類型吧。」福田若

無其事的回答。


「喔~~~原來如此!要記錄要記錄。」彥一大叫。


「吵死了,彥一!」越野似乎頭痛得更厲害了。


湘北陣營在做什麼?


喔,原來受到仙道和玲的連累,已經不知道被玲的親衛隊震飛到哪裡

去了~~。(汗)


神奈川代表隊和CLAMP學園代表隊正式比賽的日子逼近了……。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