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暮提著一個包包進體育館,籃球隊員們除了三井外立刻湧上前去圍

住木暮。


「謝謝學長!」


「謝謝!(大心)」


由木暮手中接過巧克力的學弟們都很開心的道謝,三井站在遠處的籃

球架旁看的很不是滋味。


很快的,包包裡面的巧克力分送完了。


宮城還要大家一起站定向木暮道謝:「謝謝木暮學長的情人節巧克力

!」


三井在旁邊是又氣又惱,木暮竟然連義理巧克力都沒準備他的份,是

不是木暮已經討厭他了? /_\


他是不是比那些一年級菜鳥還不如啊? >_<


木暮發完巧克力後向三井這邊看著,可是三井卻賭氣的裝作沒看到,

轉過身去繼續投籃。


於是木暮向彩子說了些什麼後就離開了。


過了幾分鐘,三井回頭沒看到木暮時,露出很悲傷的表情。


他知道他不應該喜歡木暮,他也配不上木暮,可是,他就是無可救藥

的喜歡著木暮,這是他的錯嗎?


高一時進籃球隊後,在學長們的注視下和赤木對決,被高大的赤木蓋

火鍋時,木暮溫柔的安慰他的那一刻起,他就喜歡上木暮了吧?


即使他後來過於逞強而受傷,也是木暮最常去探視他。


可是,他卻辜負了木暮的期待而選擇墮落。


如果現在木暮沒有把他放在眼裡,也是他咎由自取吧。


正當三井望著木暮離去的門口獨自感傷時,彩子不知道何時來到他身

後拍拍他的背:「三井學長。」


等三井失神的回頭,彩子才慢條斯理的說:「木暮學長說他在體育館

後面等你喔。」


一時沒反應過來的三井只是回答了一句:「喔。」


過了幾秒鐘他才大叫:「什麼?你說小暮在體育館後面等我?!」


「沒錯!」彩子微笑。


顧不得學弟們的目光,三井急急忙忙跑出體育館。


宮城這時候走過來問彩子:「我們這樣整三井會不會太過火啦?」


「不會啦!」彩子笑著說:「不這麼做,那兩個什麼事情都悶在心裡

的人怎會有進展呢?」


在體育館後面,木暮提著書包若有所思的看著地上。


三井戰戰兢兢的走近木暮身旁叫他:「小暮……」


當木暮抬頭,兩人目光交會的那刻,三井有一股衝動想緊緊抱住木暮

,不過他還是忍住了。


木暮的臉頰泛起一抹淡淡的潮紅,像是怕三井發現似的又趕緊低頭,

手在書包裡探索著,拿出了三個包裝精美的小盒子。


「這……送你!」


「啊?」三井忽然間被弄迷糊了。


「情人節……情人節巧克力!」木暮的臉更紅了。


「啊……謝…謝謝!」三井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接過三盒巧克力後,三井心想,這也是義理巧克力嗎?


可是,為什麼會有三盒呢?


好像看穿三井的疑惑似的,木暮連忙解釋:「因為……高一到高三,

我…之前都沒有機會送三井情人節巧克力,所以……。」


原來,原來木暮一直惦記著要送他情人節巧克力這件事情嗎?


「謝謝…謝謝。」三井忍不住上前抱住木暮,即使是義理巧克力,但

是小暮這三年都惦記著他,這就夠了。


很難得木暮並沒有掙脫三井的擁抱,他的聲音矇在三井的胸口:「巧

克力沒有外面賣的漂亮,因為彩子和我說……送給喜歡的人的巧克力

一定得自己親手做才行。」


「什麼?!」三井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雙手搭著木暮的肩膀:「小暮你剛剛有說〝喜歡〞這個字嗎?!」


大概是三井的聲音太大了,木暮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一樣低頭說:「對

……對不起!可是,我喜歡三井。」


「傻瓜!我也一樣喜歡你啊!」三井抱住木暮,這次是緊緊的擁抱住

許久許久……。




(完?)




聽說,接著還有個演員休息室的解謎時間……(無責任貌的某殘?)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